国家领导人的求救电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0 15: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公众号“美加双城记”(id:NewYorkEducation),作者李立强。
美国的最高权力核心,不到两个小时,就落入骚乱者手中。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我综合多家美国媒体和社交媒体信息,为大家还原4小时陷落的全过程,以及诸多首次披露的内幕。


第一道防线失守
中午12点,川普在向白宫外聚集的信徒发出“向国会前进”的指令。
下午13点,大批骚乱者步行到达国会山,开始冲击国会大厦外围防线。
此时,警方人数完全处于下风,国会警方的高层,甚至都不在现场指挥,他们被困在外围。
冲击很猛烈,警方人数太少,装备太少,栏杆太低了。
下午13:50点,大厦北面,骚乱者只用8分钟,就冲破了栏杆。最离奇的是,在一个关口,骚乱者不费吹飞之力,说服警察打开铁围栏,将骚乱者放入国会山。
此时,100英里外,弗吉尼亚州州长Ralph Northam正在准备新闻发布会,公布新冠疫苗的配送和接种计划。会议室一边,电视机开着,他的一只眼睛盯着华盛顿特区。
第二道防线失守
警报响起,国会大厦的大门已经落锁,这是第二道防线。
密密麻麻的骚乱者涌到在大门外,高喊“USA,USA,USA”,开始砸门。
警方释放了零星的催泪弹,但没能驱散人群,反而引来更多骚乱者,他们用长铁棍、铁栏杆、棍子,甚至垃圾桶,砸门,打碎玻璃窗。
门内,并没有大量警力。纽约时报摄影师Erin Schaff没来得及跑出去,她看到,在一个门内,只有孤零零一个门卫。
大门被撞开了,洪水一样的暴乱者涌进了国会大厦。
此时是2:15分,暴乱者只花了25分钟,就冲破了第二道防线。
失去大门后,警方在大厅和走廊与暴乱者有过短暂的交手,但暴乱者占据压倒性的人数优势,警察被追的到处躲藏。
有的警察,就站在一边什么都不敢做,甚至跟暴乱者合影。
Erin Schaff想跑,被几个暴乱者抓着,当看到她脖子上挂着的纽约时报记者证,暴徒愤怒的把她推倒在地,抢过她的相机,砸碎了镜头然后扬长而去。
Erin Schaff觉得她可能会死在这里,她跑去众议长南希.佩洛西的办公室避难,发现已经被洗劫一空,只好躲在阳台上。
她听到旁边有叛乱者说,“这就是内战的开始”。
Erin Schaff后来被警方解救。
最后一道防线失守
此时,东西两侧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内,正在开会,确认拜登当选新总统。
现场的纽约时报记者记者,留意到出事了,他看到警卫跑到众议院多数党领袖Steny Hoyer身边,嘀咕了几句,然后迅速把他和台上的领导层都带走了。
警察迅速将走廊大门关上。“骚乱者闯进大厦了”,警察进来告诉现场的议员们。
警察开始给议员们发放防毒面罩,外面已经在释放催泪弹。
防毒面具戴起来很麻烦,议员们手忙脚乱的戴面罩时,有人已经在“砰砰砰”的砸门了。议员和记者们纷纷趴在桌子和座子底下。
厅内的便衣警察冲上去,用家具和椅子顶住大门,用枪瞄准窗外的暴乱者。一个来自加州的女川粉,砸碎窗玻璃,试图翻窗入室时,被警察开枪击中倒地。
大厦另一面的参议院。
副总统彭斯在警卫护送下,从地下隧道跑了。
近百名参议员们和工作人员狼狈的从后门撤离,那里有一条密道,通往大厦的秘密避难所。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大佬麦克.麦康奈尔有小儿麻痹症后遗症,走不快,他的警卫们就用手架着他一路快跑。
紧急求救电话
2:26分,弗吉尼亚州长Ralph Northam,正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问题。
他的新闻发言人手机弹出一条短信,“国会大厦被攻占了”。
几乎同时,他幕僚长急匆匆走到走廊接电话,华盛顿特区市长Muriel E. Bowser来电,呼叫救援,请求增派国民警卫队和州警。
她说,国防部拒绝调动驻扎在特区的国民警卫队。
只有州长有权调动国民警卫队,但州长正在回答问题。
幸好弗吉尼亚州有多方联动机制,幕僚长把州公共安全秘书从发布会上叫出来,一起签署调动部队的命令。
州长Northam结束问题后,幕僚长告诉他,国会大厦已经陷落了。Northam 匆匆结束新闻发布会,冲向办公室,跟华盛顿特区市长Bowser沟通派兵事宜。
3:15分,Ralph Northam的手机响了,显示来电人:南希.佩洛西。
很意外,州长和众议长佩洛西并不熟,他们交换过电话号码,但从来没想过会用得上,此前的交流都是工作人员安排通话。
佩洛西来电请求援兵,“她真的很担心“,州长Northam在电话中都能听到紧张的气息,”她说,我周围有玻璃被打碎了,我听到枪声。我们非常非常紧张”
另一个紧急救援电话
Ralph Northam不是唯一一个收到国家领导人紧急求救电话的州长,华盛顿特区东面的马里兰州,州长Larry Hogan 接到了众议院多数党领袖Steny H. Hoyer的电话。
Steny H. Hoyer在电话里,恳求他派国民警卫队前往国会山。
Steny H. Hoyer告诉州长,他和众议长佩洛西、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躲在国会一个避难所打电话求救。
州长Larry Hogan 告诉 Hoyer,他没有权力派国民警卫队,他调动部队的命令,不断的被国防部否决了。
90分钟后,马里兰州长Larry Hogan 终于接到了可以调动国民警卫队的电话,不是来自国防部,而是直接来自陆军部长。
2:45分,军队和州警终于开始行动了。
躲在密室避难
但此时,国会大厦最核心的参众两院大厅,以及540个议员办公室和会议室,都已经失守。
国会领导们和议员们躲在了最后的紧急避难所。
骚乱者扫荡了国会大厦,他们坐上了议长的位子,拿着手机自拍。侵入了议员们的办公室,将文件和资料扔的到处都是。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也被洗劫,一哥们坐在佩洛西的椅子上,把脚放在桌子上自拍。走时还顺走了佩洛西的信签。
骚乱持续到下午三点多,直到大批特区增援警方赶到,接管了国会大厦,开始控制局面,逐个房间搜索入侵者。
如果不是特区增援警方及时赶到,暴乱者可能已经彻底控制了国会大厦,甚至都有可能把佩洛西和舒默等,川普痛恨的民主党领导揪出来了。
“他们可以烧掉这座楼,杀光我们所有人”,共和党人、川普的铁杆、参议员格雷厄尔愤怒的说。


形同虚设的情报搜集

两个小时,数千叛乱者不发一枪一弹,就攻占了美国权力的最核心。安保严重的失误,震惊了世界。

1月6日要占领国会的消息,早已经传的满天飞。甚至远在中国的很多人都从社交媒体看到了。
但华盛顿最核心的安保圈子,看似对此一无所知。特区警队的头和国会山警队,都称没有得到预警的情报。
排除各种阴谋论,最重要的一个分析认为,他们觉得白人为主的示威者不会有暴力行为。
尽管有无数的证据表明,这些骚乱者中,有很多就是极右势力的人。这些团队有过诸多暴力史,包括试图绑架密歇根州女州长。
这是第一个失误,准备不足,低估了叛乱者的人数和暴力程度。同时,国会和特区警方失去了请求增援的宝贵时间。

复杂而虚弱的国会安保

另一个原因,来自复杂的国会和首都安保。

国会在华盛顿特区,其安保由国会警察负责,由三个部门组成,国会警队、众议院警卫队和参议院警卫队,共有2000人。
但国会警察只能负责内部和周边,如果发生像这样的大规模骚乱,就需要军队来外援。
美国三军是负责国家防务,对外不对内。国防部不能派军队去首都维持秩序,除非发生外敌入侵。
所以,国会应对大规模冲击,就需要驻扎在华盛顿特区和周边的国民警卫队来援助。
但华盛顿特区是一个特区,不是一个州,特区市长没有调动驻地国民警卫队的权力。
DC的国民警卫队指挥权在联邦政府手上,只有川普总统和他内阁的国防部长,才能调动首都的国民警卫队。
这个设计有合理性,一国元首三军总统帅,肯定不希望自己家的安保,由别人来掌握。尤其在美国,地方权力和联邦政府经常由不同党派控制。
这种方式,以前不是问题,川普上台后,成了问题了。

如果骚乱或者叛乱就是由总统发起的,试图推翻或者控制其他最高权力机关,隐患就大了。
在这次国会暴乱中,这些问题都暴露出来了。
最新的消息,负责国会警务的三个头头都已经辞职,等待接受调查。除此之外,特区国民警卫队、国防部和其他情报部门也将面临调查。

美国人在问:泱泱超级大国,为何没能守住一栋大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