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的马丁·雅克说,中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民族国家,各位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4 12: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3日,观察者网发布了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评论文章《我们为什么需要了解中国?》,以下是节选:
我们必须以中国的方式去理解中国。我们不能用西方的方式来理解中国。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顺便说一句,我们的心态就是我们不了解中国的原因。这就是我们误会中国的原因。我清楚地记得在20世纪末时,当中国开始发展后,当然这是因1978年邓小平发起改革才使中国开始快速发展。有人说中国人夸大了经济数据,统计数字是不真实的,这是不可能维持下去的。我们错了。我们大错特错了。我们不了解中国。
另一个说法是,除非中国的政治制度变得像西式民主制度一样,否则中国非凡的变革将不会延续下去,这将是不可持续的。好吧,我们现在都看到了。到了2020年,中国改革开放已30多年了,中国的政治体制仍然像以前一样与西方不同。
……你可能会说,为什么会如此不同?为什么中国与西方的传统如此不同?我可以说出很多原因。但我只想说三点。
首先,中国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个民族国家。从西方传统角度看,我们认为西方国家很大程度上就是民族国家。而中国在19世纪末才开始成为民族国家。那时中国非常衰弱,它处于被西方、被欧洲人半殖民地化的进程中。中国在这种形势下开始具有了某些民族国家的特征。但我认为即使到了现在它也还不是一个民族国家。所以从这些方面看,我认为你并不真正了解中国。想想中国持续了两千年的政治体制,持续了四千年或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那么,中国的主要特征从何而来?我不认为它们来自中国接触相对不多的民族国家理念。我不认为它们来自中国民族国家成型的那段时期。120年或130年?中国至少有2000年的历史了。这是中国和西方完全不同之处。

我们所说的遗传特征首先是一种功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所以说中国的主要特征来自于中国文明史。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孔子的学说。

孔子是一位生活在2500年前的伟大哲学家,在那个时代还生活着其它重要人物。孔子谈到了家庭的根本重要性,皇帝应该以父亲为榜样,强调精英统治的重要性,善治良政的重要性,强大国家的重要性,以及政府与个人关系的重要性。这些都是非常独特的想法。即使在今天,它们仍然是非常独特的想法。顺便说一句,这些想法不仅影响了中国,而且还影响到了那些我们所称的儒教国家和地区,如日本、韩国、越南、台湾地区等等,这些地方都深受孔子学说的影响。

在国家与社会关系方面,中国与西方有很大的不同。在家庭的概念、家庭的性质等方面,中国也是非常独特的。中国有一整套非常重要的“关系”,我想,“关系”最好被翻译成relationships,还有关系如何运作等。“关系”就像是一个“联结”问题。

在中国,了解中国社会和文化的本质非常重要。或者,我们还可以加上汉语的本质,这是一种常见的书面文字。但实际上中国有很多种语言,有时被称为方言,但没关系。还有中国菜也是一样的,你知道在中国有很多美食,这些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作为民族国家的中国的产物。这与欧洲和美国等国家非常非常不同。我的意思是,像美国或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在获得独立之前,它们首先是殖民的产物,或者实际上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实际上,欧洲社会走得更远。但总的来说,欧洲民族国家的历史是非常久远的。因此,它们基本上是由作为民族国家的经验所塑造。所以你可以在此看到中国与西方传统有多大的不同。我要说这是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中国是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