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桥:谁当美国总统,最后由准点下班的统计员决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6 11: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的美国大选,局势起起伏伏。11月3日,一开始的开票是对拜登有利的。临近半夜,在众多摇摆州,蓝色开始转红,形势又对特朗普有利。特朗普等不及,连夜宣布得胜。

次日,一觉醒来,人们发现,形势又变化了,开始对拜登有利。

根据美联社的统计,至截稿时为止,拜登应获得了264票,离当选所需的270票还差6票。直到现在,还有几个州的结果没有出来,包括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北卡罗莱纳州、阿拉斯加州、内华达州。很多人关注的是内华达州。拜登差六张选票,而内华达正好六张。可是内华达州的结果迟迟不能出来,让人急得直搓手,恨不得马上去内华达做义工,帮着清点去。这样的缓慢,也在网上催生了很多段子,例如中国有人以此反对996式的上班制度: 说美国总统大选,咬得这么紧,票站人员照样准点上下班,你司的PPT, 领导会议,算个什么?

为什么美国大选的结果这么难以出台?应该有如下几个原因。

首先,疫情影响了投票的方式。在美国选举投票,可以在投票日(11月3日)本人去投票点排队投票。很多州允许提前投票,今年受疫情影响,得克萨斯州10月13日就可以提前投票了。除了本人前往投票点之外,还有一种投票点是让人开车在路边定点投票,只要摇下车窗即可。还有一种投票方式是邮寄投票。过去,选择这种投票的多为人不在投票所在地的海外人员、驻军等。他们的选票叫不在场投票(absentee ballots)。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人在自己的家乡,但是受疫情影响,不愿意去人多的投票点投票,也选择了邮寄。一下子邮局选票堆积如山,这些选票都要人工去拆封、核对、扫描。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3日,美国俄勒冈州,2020美国大选投票举行,民众陆续投票。人民视觉 图

另外,选举的计票方式,多根据各州的选举法律来定。美国有很多州,禁止在11月3日之前统计票数。另外的一些州,可以提前统计但是不公布,这就是为什么11月3日晚,有的州结果很快能出来,有的州要拖很久的一个原因。

受统计分批分次的影响,最早出结果的,应为提前在投票点用机器投的选票。民主党在防疫上多持审慎态度,不希望挤到同一天去投票,这一批中民主党比较多,为此11月3日晚一开始拜登领先。接着统计上来的是11月3日当天的选票,共和党人对口罩、社交距离比较马虎,也受选举前的舆论蛊惑,不希望自己的票被“扔掉”,所以挤在这一天投票的很多。速度最慢的是那种邮寄选票,而这中间也是民主党稍多于共和党(邮寄选票的包括不愿意出家门的人)。可以说是疫情导致了选情的过山车。

使得问题更为复杂的,是有的州考虑到了邮寄所需时间,规定在某某日之前邮寄的选票都是有效的。例如北卡罗来纳州,目前是特朗普领先,但是该州法律规定,11月12日之前邮寄来的选票都是有效的。此前的选票还有11万6千张,目前特朗普领先75000票,差距甚大,或许后续统计的结果无法改变大局。但是其他州,邮寄选票可能导致结果翻盘。比如亚利桑那州还有45万选票没有统计,目前的统计结果,慢慢缩小着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差异。宾夕法尼亚州还有37万选票没有统计,目前拜登落后,可大城市的选票一旦全部点清,很可能结果翻盘。

内华达州问题尤为复杂:内华达州是第一次使用邮寄选票,而且给所有登记的选民都发放了邮寄选票。这么一来,这个州的邮寄选票可能是最多的。此外,在11月10日之前寄来的选票,都是有效的。也就是说内华达州出最终结果,需要到下周了。如果拜登在宾州翻盘,则不需要等到内华达的结果出来,就已经大局已定。

目前特朗普的团队在四处控告,支持者也在各地造势,希望改变结果。在特朗普领先的州,他们要求停止统计。在特朗普落后的州,他们要求重新数票。在结果至关重要的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团队成功地争取到了近距离观看选票计算过程。

根据特朗普团队和支持者的说法,民主党在大规模舞弊。是否真有这种可能?我觉得大规模作弊的可能性不大。选举计票者多为各地的义工,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党派背景。他们可能是共和党,也可能是民主党。毁灭选票干预选举可是大罪,谁会为不一定会影响结果的恶劣行为,去冒坐牢风险?再说了,大家想象一下,一个票站清点选票的人那么多,难道都被民主党掌控,就丝毫没有一个共和党的义工在那里制止舞弊行为?不大可能。在这个自媒体时代,若真有大规模舞弊行为,不知曝光成什么样子了。目前网上传来出去的视频,多缺乏明确来历,也没有拍摄者身份,不少是用过去的视频移花接木。要是特朗普占了上风,它们一瞬间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般来说,在台上的政党(两党都有)利用合法手段操纵选举的风险更大。一个为人熟知的手段,是改变选区(gerrymandering)。比如甲党知道某个城市选举乙党的人更多,于是硬是改变选区划分,加入一些支持甲党的郊区,以扩大自己候选人的赢面。这样的操纵,会使得一个州的选区,变得奇形怪状,毫无规则。能改变选区,可以让自己党派的人有更多机会获胜。

另外,台上的政党可以使用公权力干预选举。我所在的得克萨斯属浅红州,随着拉丁裔移民的增加,支持民主党的人越来越多,有“蓝潮”来袭的趋势。为了保障共和党的地位,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政客用多种公权手段,试图干预选举。州长曾下令每个郡只留一个选票投递点。而休斯顿所在的郡,比很多州的人口都多,只留一个投递点显然是无理的做法。后来,共和党又试图让12.7万张路边投递的选票作废。幸亏有司法制衡,两个举措都被法官推翻。

共和党选民的民间恐吓则是层出不穷。选举前,拜登团队的宣传大巴车,在35号州际高速公路上被旗帜招展的特朗普车队前后左右围住,前进困难,后来工作人员打911报警,也取消了在德州其他地方的选举活动。

11月3日我下班回家的时候,看路上有人插牌子要在家门口挂国旗,暗示一旦发生攻击,挂国旗的“爱国者”可幸免。这显然是特朗普支持者的暗号,试图恐吓拜登支持者。后来出门遛狗,又听到远处汽车鸣笛声此起彼伏,不知怎么回事。后来在社区网站上,有人同样问到这是怎么回事,我才知道这又是挺川车队大游行。回家的路上,我果然看到了几辆游行的皮卡回来,车后左右各插一面特朗普2020的旗帜,在风中猎猎抖动,感觉像是某个战乱国家的民兵组织。那一刻,我真正感到了气氛的恐怖。

小区也有不少人在门口插着特朗普的选举牌子。不远处有个邻居我认识,她门口插了个特朗普2020的旗帜。这位邻居经常在网上投诉前后左右邻居的狗、打篮球的少年、开Party的大学生,好像所有人都跟她过不去,都在打扰她的清净。我突然想到,很多这些支持者,看似吓人,实际上不过像城乡结合部的小混混一样,手上弄个“忍”字纹身,无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脆弱。他们成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外界惊慌失措,以至于以攻为守,甚至于防卫过当。美国变成这样,让他们有这样的感觉,需要一个强人为其撑腰,首先是很荒唐,却也是可悲的事。不管大选结果是什么,美国的撕裂,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医治。

不过,只要他们的票都能得到统计,哪怕慢一点,根基都不会有大的改变。内华达不欠任何人六张票。拜登或特朗普心里想,内华达可以给他们,但是不能去抢。两个候选人也只能和我们一样,巴巴地等着那些小城小镇小村的统计人员,不慌不忙地一张张数完,然后准点下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