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川研究所:越南到底行不行(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0: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接盘的底气
贸易摩擦是引爆点,其中的产业逻辑同样也值得深究。对于相对更晚入局的企业,越南有三大亮点:“人口红利”、“政策优势”、和“地理条件”。
人口红利主要是和外企的旧相好中国大陆相比,属于“推”的因素。
大陆劳动力在年龄结构和薪酬水平上的优势日渐微弱,而越南目前有近1亿人口,中位年龄30.5岁,35岁以下青壮年占比56%。薪酬方面,越南目前平均月薪尚在300美元以下,仅为大陆的三分之一左右,在东南亚各国中也处于较低水平。
政策优势则是主动“拉”的因素。越南政府多次修改《投资法》,大力吸引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率为20%,低于中国的25%,工业园中的企业能获得“两免四减半”(头两年免税,之后四年缴税减半)的政策优惠,高科技产业更能享受到“四免九减半”。
地理条件则是越南相比其他东南亚国家更为得天独厚的位置。
在我们的认知里,东南亚各国蜗居在我国西南角,具体也分不清谁在哪里。而拿出地图仔细观察,会发现越南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只有越南同时和云南和广西接壤,离广东也非常近,老挝和缅甸都只是和云南边陲相邻,其间更有危险地带“金三角”。
鸿海当年在越南考察,正是考虑到和中国供应链的距离,才放弃当时台商云集的南越,而将工厂放在北越。从深圳龙华到北宁,总路程不过13小时,从南宁出发还能缩短一半。
而按照“FDI存量/GDP”这项指标来看,越南每1美元GDP对应着0.6美元的FDI,位于东南亚最高水平:高于泰国0.45,马来西亚0.43,印尼0.27和菲律宾0.25。而高效的转化率配合三大优势,使得越南成功吸引外商投资,率先吃下这波产业转移的红利。
这种成绩,谁看了都拍手叫好。也不得不令人担忧,“越南制造”即将取代“中国制造”,成为下一个电子产业的基地。然而前景当真如此美好吗?其实,盛景之下的隐忧,就藏在这些如今的优势“因素”之中。
4、锦簇下的隐忧
越南并不是第一个吃到产业链转移红利的国家地区。
纵观历史上的三次电子信息产业转移,从美国本土到日本,从美日到韩国和中国台湾,最后再到中国大陆,无一不是由于迁出国本身产业升级,主动移出低附加值的产能,才养肥了下一个新玩家。
如今,虽然贸易摩擦和疫情的双杀,强行搅乱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布局,逼迫部分企业迁出中国,但很难断言向东南亚地区,特别是越南的“第四次产业转移”已成定局。而依次回顾前文分析的四大优势来看,也难言稳定,难言靠谱。
劳动力方面,越南毕竟“只”拥有1亿人口,相比中国和印度的14亿要逊色不少,这也就意味着人口红利虽然存在,但总量不大。
越南注定只能承接从中国转移出的一部分产能:一半三星手机,大部分AirPods,一些PC和网通设备,这可能就是越南胃口的上限。东南亚其他国家同样能“雨露均沾”,而若真不得不寻找下一个“中国制造”,印度显然才是更优解。
正因人口体量小,在吃下毛衣战带来的扩产需求后,越南的劳动力成本快速水涨船高,前几年均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近两年增速也有5%-7%,赶上中国可能也就是三五年时间。同时,适龄劳动人口的数量也已出现拐点。
政策和营商环境方面,税收优惠力度仍然诱人,但蜂拥而至的厂商推高了土地价格。
2019年,南部胡志明市的工厂租金平均达到4.1美元/平米,北越经济圈也有3.5-4美元,与之相比,苏州是4.2美元,东莞只有3.6美元,而越南的水电价格也要高于中国。如此,厂商便要在劳动力+税负的红利和其它成本之间做出权衡,越南的优势并不稳固。
两项长期优势已经出现逆转,而这与许多厂商选择撤离中国的原因异曲同工。只不过,投资的热度上升过快,导致越南享受红利的时间可能要短得多。贸易摩擦背景下,更折射出越南难以摆脱“风口上的备胎”的角色。
混沌天成研究院一份报告的标题“关税加征,越南吃撑”就颇为形象。越南的确依靠手里的几张贸易协定,于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在大国博弈里取得最有利的区域地位。
然而,这也意味着越南的命运绑定在中美关系之上,无论是中美经贸谈判还是年底的美国大选,都在暗处改变着企业的抉择,产能的腾挪,资金的流向。
最后,越南地理位置也决定了其在产业链中的分工角色。越南经济呈现高外贸依存度的特征,进出口总额甚至达到GDP的两倍,但净出口却只占3.4%(GDP=消费+投资+政府购买+净出口,净出口=出口-进口)。这意味着,越南承担的还是苦力活,进口零部件再组装运出,中间环节的附加值非常少。
所以,无论是三星还是中国企业,都将投资重点放在更靠近中国的越南北部。这样可以利用中国东南沿海企业,快速获得零部件和原材料,而其本国工业体系和产业链还尚未培育起来。
比如在疫情期间,由于越南防控成果较好,三星将希望放在了当地的工厂。但是,大批零部件因陆路交通受阻滞留在中国,当地配套厂存货有限,产能却还是来不及恢复。三星不得不增加空运和海运来应付困难。
而更高级的零部件,三星也依然留在了中国。比如在西安建了半导体厂,在天津建了MLCC厂。
外交学院教授施展的著作《溢出》中,越南电子产业被形容为“两头在外”的“半体外循环”状态,是中国产能的“溢出”而非“转移”。当地一名产业专家也表示“我们不需要产业政策,因为我们有广州”,可谓姿态谦卑、定位明确。
5、尾声
搭上中国顺风车的越南,确实发展很快,但要PK中国,无异于想一边砸车一边坐车,只可能自食其果。毕竟本质上来说,越南是中国产业链的自然延伸而不是颠覆。
另一点上来说,靠打工是不可能打成强国的,任何一个发达经济体都需要有一两个能产生大量利润、且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大产业。韩国的存储芯片、中国台湾的芯片代工、日本的汽车、中国大陆的通信、电力都是如此。
而拿下这样的大产业往往都需要有自主的企业配合政府的支持,进行一两次“赌国运”式投资,击败原有的对手,才能实现。
但目前的越南,敢于深耕科技行业的企业还没有露头,逼仄的国际环境留给后发国家的大产业也越来越少,没有打过硬仗前的越南,大概率只能靠着新欢和旧爱度过一段黄金的高速增长期,然后撞上国际分工的玻璃天花板。
越南,做东莞行,做深圳、不太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