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价格战,沙特的处境为何更危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2 12: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着一场世纪大减价活动的开始,全球股市应声崩盘。

3月9日,随着国际油价出现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全球主要股指应声下跌5%-10%,其中美股三大股指开盘后均下挫7%以上,史上第二次触发了熔断机制。

这一切的直接源头,是沙特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推出的世纪大减价活动——它宣布将为全部客户提供大幅折扣,将每桶原油官方售价下调6至8美元。这一史无前例的减价大促销导致了国际油价一夜之间下跌30%,5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低至35.5美元,而沙特已经表示,这仅仅是个开始:它还将从四月起大幅度地,甚至可能是“爆炸式地”提高产量。







● 沙特阿美的一处石油设施 / 网络


价格战正式打响,而沙特投入的赌本不可谓不重:全世界身价最高的公司沙特阿美,在3月9日股价首次跌破去年12月它甫上市时的价格,公司市值同样面临跳水。

回推到反应链条的上一步,导致沙特阿美断然决定自损八百的,是3月6日俄罗斯与OPEC+之间减产谈判的突然破裂。这意味着从4月起任何石油生产国都不再有对于日产量的国际限制,此前为保证价格而被压抑的石油产能可能将迎来迅速释放。

3月9日,受国际油价波动影响,俄罗斯卢布同样出现剧烈贬值,对美元离岸汇率超过了75:1,3月10日的国内开盘价格则为72:1,有俄罗斯国内金融机构估算,未来一周内它还将进一步下跌至78:1,甚至更低。




谁赶谁出去?



在沙特气势汹汹的价格战之初,绝大多数人都将俄罗斯放在了应战方角色上:彭博社提出,沙特突然采取如此猛烈的手段,是为了尽可能快地给俄罗斯造成最大痛苦,从而迫使俄罗斯回到OPEC+的谈判桌上——或者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全球市场份额。

但在俄罗斯,事情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解释版本:更多人将此视为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以普京密友身份著称的伊戈尔·谢钦的最终胜利。



● 伊格尔·谢钦 / 网络


谢钦反对减产协议在过去几年中已经不是秘密,他甚至被视为协议唯一的反对者。沙特前能源大臣阿里·纳伊米在卸任后撰写的回忆录中提到,早在2014年谢钦就曾在维也纳当面告诉他俄罗斯不会执行减产。2019年2月,路透社获得了谢钦写给普京的密信副本,其中再次要求俄罗斯尽快退出与OPEC+缔结的减产协议,原因是形势对俄罗斯没有好处:谢钦认为,这其中掌握决策权的是OPEC的事实领导者沙特,而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OPEC+因协议而削减自身产量的同时,未参加任何一次减产谈判的美国页岩油厂商正在疯狂提高产能。

对于谢钦,退出减产协议意味着对于美国人的致命一击:当前页岩油成本仍远高于传统方法开采的原油,且前景依赖于昂贵的进一步技术研发,这使得一旦各国产能恢复,油价成功下跌,无利可图的页岩油只能暂时停产,甚至彻底退出市场。

但在当时,俄方高层中持这种看法的只有谢钦一人,而制约普京决策的还有更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配合石油减产意味着,俄罗斯将在与相关中东国家的外交谈判中更有主动性。此事因此被暂时搁置,直到过去一周内旧事重提。

当前俄罗斯与OPEC+之间的减产协议缔结于2016年10月,此后经历多次延期,而即将到来的2020年4月1日则是目前协议的截止日期。这个3月,谈判桌上的能源部长们需要考虑的不止有油价,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蔓延势头日益难于忽略,需求端多国经济已经遭到打击。OPEC的实际领导者沙特因全球经济可能进一步放缓而要求与会国进一步削减产量,并已在此之前主动降低了本国产量,以弥补其他国家不合作造成的差额。




● 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右)和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左)在5月的OPEC会议上 / 网络


但俄罗斯国内的风向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不愿意再向美国拱手奉上大礼了:多位消息人士向媒体证实,会前莫斯科在退出决定上就已达成一致,这一次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的任务并非谈判,而是通知全世界:俄罗斯不想玩了。

3月6日,双方多年勉强维持的和平表象在五个小时的谈判后宣告崩解:诺瓦克在会后马上召开记者会宣布俄方退出谈判,又过了几个小时,沙特阿美推出了它史无前例的减价促销。




谁会先出局?



每一方都有自己的事件预期和行动理由,但当战争拉开序幕,或许没有哪一方真的做好了准备。

3月6日消息传回当天,俄罗斯市场研究机构一片哗然,一位研究员直言不讳地向媒体表示,“退出谈判是一个大错误,”这是因为,“增加的出口产量只能用于抵消价格亏损,俄罗斯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无利可图。”沙特阿美的促销活动开始后,另一位业内人士则形容,考虑到沙特还有更加激进的增产计划,而其他国家势必各自展开竞争,此事“已经按下了核按钮”。

更为直观的忧虑集中在俄罗斯经济。六年制裁重压以后,俄罗斯经济在表面上适应了半孤立状态,过去两年也恢复了1-2%的增长,但逐渐向好的表象之下,却是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的持续下跌,和最近两年猛然蹿升的个人负债。在此时迎来又一次大幅货币贬值,无论如何不能称之为无足轻重。



● 俄罗斯GDP在世界总数中的占比(蓝)与俄罗斯人均GDP(红)/ The Moscow Times


3月9日,美股熔断,俄各交易所恰因国家假期的原因休市,但卢布的海外交易价格已经开始跳水。3月10日上午,俄《生意人报》直播了莫斯科交易所开市“盛况”:开市七分钟,股指重挫16%,卢布汇率持续崩塌,大型国有能源公司股价下跌12%-15%,消费类公司股价跌幅甚至高达28%。该报写道:“未来的一周将是对于俄罗斯经济结构的一次关键考验。”

但即使如此,如今对战的双方之间俄罗斯仍是站得更稳的那一个:即使考虑到相对价格优势,首先发动价格战的沙特面临的处境也更为棘手。

3月7日,沙特阿美力度空前的促销活动甚至没能争取到国际媒体太多注意——这一天沙特首都利雅得发生的事情抢占了全部媒体头条:两位王室宗亲、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的弟弟与侄子同日被捕,罪名是叛国。



● 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和这次被捕的国王的弟弟、前王储萨耶夫 / 网络


这意味着两个人可能将面临长期监禁甚至处决,而此举幕后的导演仍然指向过去几年因残酷铲除异己而一再成为国际关注焦点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这位野心勃勃的王储以其专制现代化的改革项目著称,他试图在维持王室统治的同时,给沙特以更为现代和开放的面貌,并鼓励国内产业结构变化。但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从石油交易获得的收入仍然必不可少。这可能是本次与俄罗斯的谈判破裂以后沙特立即采取了激烈反制措施的原因之一——王储的政治成败眼下完全系于油价,特别是,作为他主要政绩工程之一,去年12月上市的沙特阿美公司的市场表现,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但另一方面,这位王储在沙特从未真正赢得一致支持,也没有迹象表示,现年84岁的国王萨勒曼近期要移交王位。随着王储行动日益出格,他是否有近期武力夺权的计划一直都是外界热衷猜测的关键题目。

而沙特的年度财政平衡建立在油价84美元/桶的前提之上,58美元/桶的石油价格意味着GDP6.4%的赤字,这使得如今沙特阿美的大促销看上去几乎是在慢性自杀——对比一下财政平衡基点为45美元/桶、央行还准备了“在国际油价位于20-25美元的最坏情况下”的应急方案的俄罗斯,谁离悬崖更近一目了然。




病毒说了算



截至目前,这场“价格战”走向尚算明晰:沙特与俄罗斯均公布了四月开始的增产计划,普遍预期油价仍将继续下行,两国目前各有约5000亿美元储备可供调用,并都相信认输的不会是自己。

而成为局外目标的美国页岩油厂商的确处于极为脆弱的地位。有报告指出,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页岩油产业由于在近十年的高速扩张之后仍未盈利,许多投资者已开始考虑撤退。



● 页岩气和石油的分布示意 / Wikipedia


但更多的忧虑集中在外部市场的不可知性:俄罗斯当前拒绝进一步减产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相信新冠病毒不会对全球经济以及能源需求造成长期影响。但如果这一判断最终被证明失误,等着俄罗斯的可能将会是高达GDP总值4.8%的经济损失——尽管等着沙特的打击或许会更重。

与此同时,俄罗斯石油公司和它的总裁谢钦从不以对经济形势的精准判断著称。认为降低油价能够迫使“美国页岩油泡沫破裂”在俄罗斯并非新思路,虽然过去十年油价数次大幅波动,这种预期却从未成真;而卢布的上一次剧烈贬值,又与谢钦有直接关联;这不得不令人怀疑,这位国企老总并不在乎俄罗斯的经济是否会因自己的行为被击垮。

巧合的是,除了本就被排除在市场之外的伊朗,卷入或可能卷入这场价格战当中的国家目前都尚未面临严重疫情威胁。3月18日,俄罗斯与OPEC+的新一轮会议又将举行,但双方、乃至更多相关产油国的增产计划在最近几天正陆续出台,而全球范围内,病毒走势仍然难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