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康:《西游记》怎就成了晚清小说家眼里的唐僧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6 11: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陈大康】
晚清时,一些作者喜欢让唐僧师徒闯荡上海滩,写他们在光怪陆离的新世界里与巡捕、警察、官员乃至女学生纠缠,其中最出彩的还是猪八戒。其时清政府废除科举,各地开始兴办新式学堂,《月月小说》连载的《新封神传》中,就可看到八戒“鼻架金丝眼镜,手提黑皮书囊”,大咧咧地对元始天尊说:“办学堂,老猪是熟悉的很了,管理、教授都来的。但不晓得你老肯出几个钱薪水,须知我们东洋留学生的价值是很高的呢。”不知何故,当时八戒常被喻指那些洋洋自得的留学生,广州《天趣报》的《猪八戒传》还评论说:“今八戒始以学佛空门,继则以留学外洋,独能窃智巧之名,以售其奸慝。”不过,那些人物虽取名悟空、八戒,作者却是着力于晚清现实生活的批判,李小白的《新西游记》就写成了“新社会现形记”,“嬉笑怒骂,以玩世者也”。除了借用人名,那些作品与《西游记》并不相干,更没有从这部名著中窃取些什么的念想。
可是在小说史上,有一些作品却是在有意剽窃,《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简称《西洋记》)就偷取《西游记》第五十三回情节,写郑和手下右先锋刘荫与将士们在女儿国误饮河水而怀孕。这么多人一起腹疼,动静闹得有点大,后来也是到城外一座什么山上,经过一番曲折弄来了点圣水,大家喝了也就没事了。女儿国国王强要与唐僧成亲的情节也被偷用,但国王最后发现郑和是太监的描写实是恶趣十足。两书情节雷同,连那条河都叫“子母河”,显然有人在抄袭。《西游记》问世于明嘉靖后期,万历二十年南京世德堂首次刊刻,而《西洋记》创作完成是万历二十五年。答案很清楚,罗懋登将《西游记》中的情节搬进了自己的作品。
女儿国主
罗懋登的窃取还不止这些,他写第二十一回时,竟将《西游记》中魏征斩泾河老龙和唐太宗游地府的故事全抄入作品,其中还掺入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事,只不过猪八戒被改为朱八戒,沙和尚叫作淌来僧。唐僧还称玄奘,但又说他名“光蕊”,在《西游记》中,这可是唐僧父亲的名字。此外,叫声名字就将人吸入的玉瓶也搬来了,不过拥有者改成了羊角仙人,其名与《西游记》中的羊力大仙有点像,而金角大仙、银角大仙只是将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改了一个字,看来罗懋登为妖精取名时也是随手搬取,不愿多动脑筋。《西洋记》全书结构是三十多个国家一个个征战过去,每次又都有妖精抗拒之类的麻烦,显然是在模仿《西游记》,而遇到挫折时,郑和身旁的马公公又总是提出收拾回家的要求,就像猪八戒遇见危难,就要散伙回高老庄一样。
从《西游记》中偷点内容充实己作的还不止《西洋记》,翻开《封神演义》可以看到,第五十二回写到闻太师讨伐西岐兵败而逃,途经一村庄时,作者来了个“有赞为证”:
竹篱密密,茅屋重重。参天野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道旁杨柳绿依依,园内花开香馥馥。夕阳西沉,处处山林喧鸟雀;晚烟出灶,条条道径转牛羊。正是那:食饱鸡豚眠屋角,醉乡邻叟唱歌来。
闻太师兵败粮绝,怎有闲情逸致去体会诗情画意?兵荒马乱之际,又怎会有这般宁静的田园风光?原来,作者感到这儿应该有一段抒情文字,又无力创作,便干脆将《西游记》中对高老庄的描写抄来了,全然不顾插在闻太师败绩之处的不伦不类。那位作者确实是功力不逮,如书中“黄昏兵到,黑夜军临”那段韵文就用了不止一次,说不定也是从哪里抄来的。
《西游记》是神魔小说的开山之作,《西洋记》与《封神演义》眼红它的风靡,便毫不客气地窃取某些内容借势行世。此风一开,其他神魔小说作者也踊跃跟进。《五显灵官大帝华光天王传》(简称《南游记》)写华光去王母娘娘桃园偷取仙桃,其出处一看便知,但作者余象斗也有创新:华光偷桃时变成孙悟空模样,桃园里“满地却是猴脚迹”。玉帝接到王母娘娘投诉,召来孙悟空训斥。悟空无端遭疑,大叫冤枉:“臣从三藏取经,一切贪心去了,何有盗心。”
小说里还有华光天王与哪吒大战,与铁扇公主成亲,与孙悟空结为兄弟等情节,故意与《西游记》中情节、人物连贯相通,借此招徕读者;余象斗授意编撰的《八仙出处东游记》中,也出现了齐天圣手持铁棒,英勇无比的描写。余象斗有计划地编辑出版了《四游记》,既窃取了《西游记》中的某些内容,又借其声望以行世。他的营销计划如愿以偿,《四游记》很快成了畅销书,而盗版书也紧随而至。这颇使余象斗气结,无奈中只好痛骂那些“专欲翻人已成之刻者”是“异方之浪棍,迁徙之逃奴”。成果被盗自然会感到委屈,可是他对《西游记》的窃取,其实也是性质相仿的勾当。
其他神魔小说作者也在如此行事,如《南海观音菩萨出身修行传》中,可以读到青狮白象两怪又在作祟,混战中又有蜈蚣精、红孩儿身影出没,喜读《西游记》者会对这些描写产生兴趣。窃取《西游记》内容的作者中,余氏书坊萃庆堂的塾师邓志谟做得最过分,他在《咒枣记》中写到凶神王恶胁迫村民每年祭赛,供献童男童女,萨真人为民除害,打败了王恶,烧毁了祭祀他的广福庙。这段故事完全是抄袭《西游记》第四十七回,连童女名字“一秤金”都懒得改,其解释仍是照抄:“我因儿女艰难,修桥补路,建寺立塔,布施斋僧,有一本账目,那里使三两,那里使五两,到生女之年,却好用过有三十斤黄金。三十斤为一秤,所以唤做一秤金。”和《西游记》比对,可以发现一字不落。当然,邓志谟抄袭时没忘记关键人名的替换,如灵感大王换作王恶,孙悟空换成了萨真人。
红孩儿
直接抄袭是明火执仗式的盗窃,将别人的情节改头换面,融入己作,窃取性质未变,手法似较委婉。另有一种情况:文字抄袭的情况不严重,但整部作品的构思却是搬来的。构思是文学创作及写作过程的核心环节,它在某种意义上是创作的中心与灵魂,一个杰出的构思需要作者倾注大量的心血。直接袭用他作构思,写作就容易得多。《西游记》的构思与情节设置也曾被人轻巧地拿去,而且这样的作品还出现了两部。
一部是以唐僧师徒在西天取到真经为故事开端的《续西游记》,如来竟要求他们携带经卷徒步返回。他还认为孙悟空凭借着金箍棒,“亵渎了多少圣真,毁伤了无限生灵”,故令他上缴,八戒的九齿钉耙与沙僧的降妖杖也都收缴封存,同时又派优婆塞灵虚子和比丘僧护送赤手空拳的唐僧师徒。西行时经过的那些崇山峻岭或人间国度又得重走一遍,也不断遇到新产生的妖魔,如蟒精遗种、六耳猕猴幽灵之类,他们不但想吃唐僧肉,而且还要抢夺经卷。不过,回程时并没经过高老庄,这也许是作者感到八戒与高小姐相见一节难于着笔吧。由于构思全抄《西游记》,明代人曾有“摹拟逼真”之评语,但亦步亦趋地照搬,相应情节设置又呆板,叙述也粗糙,故又批评此书“失于拘滞”。
另一部是《后西游记》,说花果山的石头又迸出个猴子,自称齐天小圣,他舞弄孙悟空留下的金箍棒,同样到东海、冥府与天宫闯荡一番,后来玉帝请来孙悟空给他套上了金箍。此时是唐宪宗年间,当年唐僧取回的真经已被歪解为诈骗供奉的工具。如来令唐僧与孙悟空重返长安,封去天下经文,迫使唐宪宗遴选高僧也去西天取经。新的取经班子中,师父是唐半偈,大徒弟是齐天小圣,又名小行者;二徒弟是猪八戒离开高老庄后才出生的儿子,唐半偈要他“贪嗔色相一切戒了”,取法名猪一戒;在流沙河又收了三徒弟,法名沙致和。师徒四人一路斩妖降魔,终于到西天取到了真经。写作格局一如《西游记》,但艺术功力差远了,故而鲁迅有“行文造事并逊”的评语。
《西游记》里各路妖精使出种种手段想吃唐僧肉,那位作者大概没想到,自己苦心孤诣的创作,竟也变成了唐僧肉,你偷构思,他窃情节,更有人直接搬走具体描写。大凡比较优秀的作品受到受众欢迎后,便成为后来创作的借鉴对象,同时也会有人“磨牙霍霍”,伺机咬上一口化入己作,以图快捷便利地获取名或利,然而毕竟拙劣,即使或获利于一时,时隔不久又都被人遗忘了,而屡遭窃取的《西游记》则代代相传,一直是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品之一。
本文转载自“文汇笔会”,原标题为《<西游>遭窃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