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服务的? ——兼评公知吴某来的“为人类写作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7 16: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月23日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7周年纪念日。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毛主席1942年5月在延安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包括5月2日所作引言和5月23日所作结论两部分,1943年10月19日在延安《解放日报》正式发表,1953年编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在延安举行的文艺座谈会是延安整风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宗旨在于解决中国无产阶级文艺发展道路上遇到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诸如党的文艺工作和党的整个工作的关系问题、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普及与提高的问题、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问题、歌颂和暴露的问题等。讲话对上述问题一一作了剖析,提出并解决了一系列带有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和政策问题,明确提出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强调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熟悉工农兵,转变立足点,为革命事业作出积极贡献。讲话总结了五四以后中国革命文艺运动的历史经验,发展了马列主义的文艺理论。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下面简称《讲话》)内容丰富,思想深刻,内容牵涉到文艺创作的方方面面,联系到当代中国文艺界的现实状况,本文就不对其他问题一一评论,而是重点就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谈谈看法。

  毛主席在《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的章节中指出:

  【这个问题,本来是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列宁所早已解决了的。列宁还在1905年就已着重指出过,我们的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

  那么,什么是人民大众呢?最广大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所以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他们也是革命的同盟者,他们是能够长期地和我们合作的。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

  我们的文艺,应该为着上面说的四种人。】

  毛主席所说的人民,在概念的外延上已经包括了当时中国的大多数人,即使是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下,这几种人仍然占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他们最应该成为文艺服务的对象,当然这并不是说文艺不能反映企业家等,但是文艺首先为最广大普通民众服务的宗旨不应该改变。

  实际上,之后的历任党中央领导人在文艺为广大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问题上,都有过许多论述,例如:

  【“我们要在建设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发展高尚的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邓小平:《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词》(1979年10月30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08页。

  【“只有建设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不断促进人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也才能为发展经济、发展先进生产力指引正确的方向,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

  ——江泽民:《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2001年12月18日),《江泽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400页

  【“当今时代,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谁占据了文化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够更好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充分表明,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全民族创造精神的充分发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

  ——胡锦涛:《在中国文联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2006年11月10日),《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752页 。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总书记在讲话中对当前文艺现状发表了看法和评论,对文艺工作者和文艺创作提出了要求和希望。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习近平强调,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

  他特别强调,

  【“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深入分析近些年文艺市场现状,我们既要看到繁荣发展的主流,也要正视存在的问题。比如,有的受市场万能观念的影响,把票房、码洋、收视率作为判定文化产品优劣高下的唯一标准;有的把恶俗当有趣,视腐朽为神奇,用抄袭模仿的浅薄文化来迁就‘快餐时代’;有的创作中弥漫着以金钱、欲望和声色之娱为目的的庸俗化倾向,渲染极端利己主义观念;有的采取偏激的态度歪曲历史、躲避崇高、戏说经典,肆意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等等。这些问题不仅影响着文艺市场的健康发展,而且影响着社会精神生活的健康向上。”】

  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告诫切中时弊,振聋发聩,为我们正确处理文艺与市场的关系指明了航向。他的讲话是根据历代党的领导集体一脉相承坚持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结合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实践再次强调提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既有现实针对性,又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十九大政治报告明确指出:

  【“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代条件,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

  “两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是党中央几代领导集体一直坚持的文艺方针,也是在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发展遵循的原则。而自由派人士在境外势力的操纵下,煽风点火,把“两为”和“双百”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以至于在文艺界出现了一些乱象。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批评和提醒防止的那样,“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

  并且主要体现在如下几方面:

  1、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战略的初见成效

  1995年,美国旧金山举行过一个集合全球500多名经济、政治界精英的会议,其中包括乔治·布什、撒切尔夫人、比尔·盖茨等大名鼎鼎的全球热点人物。

  精英们一致认为,全球化会造成一个重大问题--贫富悬殊。这个世界上,将有20%的人占有80%的资源,而80%的人会被“边缘化”。届时,有可能会发生马克思在100年前所说的你死我活的阶级冲突。日微系统的老板格基(John Gage)表示,届时将是一个"要么吃人、要么被吃"的世界(to lunch or be lunch)。

  美国著名战略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奶头战略”提出者)及时献计献策,谁也没有能力改变未来的“二八现象”,解除“边缘人”的精力与不满情绪的办法只有一个,便是推出一个全新的战略“tittytainment”,即在80%人的嘴中塞一个“奶嘴”。指要使彼80%的人口安分守己,此20%高枕无忧,就得采取色情、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办法卸除"边缘化"人口的不满。

  “奶嘴”的形式有两种:

  一种是发泄性娱乐,比如开放色情行业、鼓励暴力网络游戏、鼓动口水战;一种是满足性游戏,比如拍摄大量的肥皂剧和偶像剧,大量报道明星丑闻,播放很多真人秀等大众娱乐节目。

  这样一来,通过把令人陶醉的消遣娱乐及充满了感官刺激的产品堆满人们的生活,最终达到目的:占用人们大量时间,让其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思考的能力。

  此时,那些被边缘化的人只需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一份工作,便会沉浸在“快乐”中无心挑战现有的统治阶级,这就是所谓的——奶头乐战略。

  对布热津斯基提出的这个战略构想,不用我多说,联系到这些年来国内的“娱乐至上”、“愚乐至死”的状况,相信很多人都深有体会。

  2、红色文艺被封杀,具有爱国主义色彩的作品遭到自由派公知的围攻

  在建军90周年之际,八一电影制片联合河北影视集团拍摄的献礼影片《血战湘江》上映了,并赢得了一致的好评。

  而这部上座率非常高的影片,却遭到了院线排片的抵制。据了解,这部网上网下好评如潮的影片在院线上的排片率却只有0.3%!而同期烂片《仙球大战》的排片率却高达3%。目前我国院线已被几家大资本所控制,这是资本对红色文化赤裸裸的抵制与控制。这种非常出色的影片就是上座率再高也不会得到资本的青睐,而宣扬美国救世价值的所有影片却无一例外的得到了非常高的排片率。

  某些人封杀红色文艺的时候振振有词,称是市场决定的,而当观众用电影票投票,《战狼2》和《流浪地球》这样的具有积极社会意义又卖座的影片出现,他们就不提市场了,又用他们一小撮人的政治标准来评价,挑剔这些影片的所谓的“政治上的不正确”了。

  3、“资本文艺”大行其道

  资本对年轻人画饼,用虚无缥缈的只能是有少数人能够实现的“成功”目标忽悠他们为资本卖命。

  在被资本控制的影视剧市场上,资本常常对年轻一代“画饼”,编造各种各样男版“灰姑娘”的影视神话,诱以豪车、豪宅、美女,高管职位,美其名曰“励志”,实际上是忽悠有才华的年轻人为他们卖命,被他们剥削剩余价值。不排除有少数人由于种种原因如愿以偿,但是大多数年轻人是受不了超负荷的劳动和各种苛刻的条件,选择频频跳槽,但是跳来跳去跳不出资本手掌心,基本上天下乌鸦一般黑。

  而资本扶植所谓的“小鲜肉”的目的是,从角色到演员两方面向男青年灌输一种男人也可以依靠色相成功的理念。同时,满足富婆、富姐等从生理上到精神上消费男色的需要。

  “饱暖思淫欲”,一部分男人富起来或者升官以后,需要从生理上和精神上消费女色,于是各种色情业,色情文化应运而生,“二奶”、“小三”也相应出现。而这些人的妻女也有这种需求,同时,某些本身也是富豪的富婆、富姐也在这方面追求“男女平等”,他们也存在迫切的从生理上到精神上消费男色的需求。而所谓的“小鲜肉”就是应这些人的要求产生的“概念”和商品。

  从对小鲜肉的介绍看,“年轻、帅气”相当于女性的“年轻、漂亮”;“感情经历单纯,没有太多的情感经验”相当于女性中的“处女”;“有肌肉”、“长相俊俏”相当于女性的“性感”;“皮肤白里透红,甚是鲜润,像盘中新鲜的三文鱼一样诱人”,已经是毫无遮拦的对男性的肉欲;“逐渐被众多的女性天天挂在嘴上”,则强调了对“小鲜肉”的男色的消费群体主要是女性。从本质上说,“小鲜肉”是资本消费男色的代名词。

  这种资本文艺的服务对象就是只是占人口极少数的资本服务的。联系到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奶头乐”战略,不难看出一些人的险恶用心。

  4、文艺创作庸俗化问题严重

  习近平总书记的十九大报告,肯定了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思想文化建设取得的重大进展,指出文艺创作持续繁荣,主旋律更加响亮,正能量更加强劲,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大幅提升。同时,报告也对在今天这个新的时代,文艺工作者如何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其中强调文艺要倡导“三讲”,抵制“三俗”,即“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

  当前我国文艺实践的发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也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但在当今市场导向、娱乐指向、文化多维、价值多元等冲击下,也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突出问题。如趣味不高,境界低俗。这主要表现为文艺创作、欣赏、批评等实践中,有种种是非不清、善恶不分、美丑不辨的现象。有些作品思想情趣不高,品位格调低俗,人文精神缺失。有些理论批评,无力回应急剧变化的社会现实,对一些卖弄技巧、追求刺激、搜奇猎艳、粗制滥造、过度渲染的作品,缺乏鉴别、分析,甚至盲目跟风追潮,为那些庸俗、低俗、媚俗的作品喝彩叫好,丧失了理论批评应有的情怀与锋芒。再如急功近利,拜金逐名。有些艺术创作和理论批评急功近利,使自身沦为名利的奴隶,异化为商业运作,为金钱、人情等利益关系所左右,不讲品位格调,不讲情怀责任,为迎合市场或某些功利需要,放任低俗、庸俗、媚俗之作泛滥。再就是惟西是瞻,缺失文艺的民族文化根基和民族文化意识。20世纪以来,文艺领域的唯西是瞻,已经成为一个非常突出而严峻的问题,也冲击消解着民族艺术的一些优秀传统。如中华文化一直重视文艺的思想品格和责任担当,而一味简单照搬西方,使得一些唯形式、唯技巧、唯刺激的所谓先锋艺术风行其道,使得文艺实践忽略了内在的品位尺度,失去了厚重深邃的美感追求。

  “三俗”一度的大行其道,不仅拉低了文艺作品的品位,也在某种程度上毒化了社会风气。

  为了纠正这种市场对演艺圈的“优汰劣胜”现象,习近平才有针对性地提出“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

  5、用文艺作品作为工具,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

  在这方面,最突出的要算某著名作家的小说《车欠土里》,出于个人或者家族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恩怨,其作品无视旧中国极不合理的土地制度,那时占农村人口总数不到10%的地主、富农约占有农村70~80%的耕地,他们以此残酷地剥削农民,而占农村人口总数90%以上的贫农、雇农和中农,则只占有20~30%的耕地,他们终年辛勤劳动,却不得温饱。地主阶级不仅凭借占有的大量土地进行残酷的经济剥削,而且与官僚、特务勾结在一起,任意欺辱和鱼肉百姓。该作家抓住土改过程中出现过,但是很快得到纠正的过火现象,用以偏概全,以局部代表全局,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否定土改运动。

  作为作家,很多人都明白在文学创作中“生活事实”和“生活真实”的区别以及它们的关系,这也是大学中文系的课程里面应该讲清楚的问题。

  “生活事实”是生活中的确发生过的事情,而且不是个别,但是不是普遍性现象,不是当时的主流;同时也只是某个历史进程中出现的暂时的现象,并不能够代表那段历史时期的本质。

  而“生活真实”则通过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来反映特定时代社会生活的本质和主流。

  而那位著名作家违背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以特殊性代表普遍性,用局部代表全局,用“生活事实”替代“生活真实”,以至于作品受到广大读者的批评,最后黯然下架。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也招来了自由派公知的嫉恨和激烈反对。比如公知吴某来在网络上发表了题为《一位公知关于党与文艺的另类表达》的文章,文章称:

  【我想说:为人民写作还是为人类写作,这是中国文艺与人类文艺的根本区别。

  什么是为人类写作?就是习总书记读过的那些古今中外名著,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的人都喜爱,这就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作品,它关注共同的人性、人道,它传播的是人类普遍价值,关于博爱、同情、宽容、和解、忏悔、自由、正义(也有为正义而复仇)等等。什么是为人民写作?准确地讲,是为党治之下的人民写作,本质是为党写作,譬如《白毛女》,譬如《金光大道》。为什么说它是为了党的人民写作呢?因为党需要文艺家写出的作品体现党的政治需要,党需要打击敌人,打击农村地主,那么,白毛女就可以激发人民对地主仇恨,至于文艺反映的是不是事实,是不是普遍现象,那不管,只要这么一部戏,就可以鼓动人民,打击地主,推翻国民党统治。党的文艺,最大的特色是制造敌人,制造仇恨。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党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也没有存在的人民基础。】

  这位作为被美国《时代周刊》册封的100名中国公知之一吴某来是什么东东?相信哪些经常上网的网友都了解,我就不专门对他进行介绍了,不过在这里顺便提起他的另外一件事,帮助大家认识他的本质。

  那是2017年1月,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证实,在教材中要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精神,凡有“八年抗战”字样,改为“十四年抗战”,教育部已要求对各级各类教材进行修改,在2017年春季教材中全面落实。

  通知下发以后,这位吴大公知没有闲着,发了下面这么一个帖子:

  【中共建国的时间也要改为85周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发动九一八事变。11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苏联支援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江西瑞金。该政权颁布了宪法(宪法内主张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应有民族自决的独立建国权),发行了货币、设计了国旗,同时将其所属控制区域称为“苏区”;值得注意的是,“苏区”的本意是苏俄苏维埃联盟的一部分。要把中国成为苏联的一部分!】

  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位吴某来的这两段话,一是提出了一个所谓的“为人类写作”的伪命题,二是非常可笑地偷换概念,歪曲历史,把“苏区”解释成为“苏联的一部分”。

  从广义上说,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是“为人类写作”的,因为人类是世界上唯一能够通过文字阅读文学作品的动物,不为人类写作,难道为马牛羊猪猫狗写作?它们看得懂吗?

  吴某来为了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抛出一个所谓的“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的人都喜爱,这就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作品,它关注共同的人性、人道,它传播的是人类普遍价值,关于博爱、同情、宽容、和解、忏悔、自由、正义(也有为正义而复仇)等等”的“为人类写作”,并且赤裸裸地攻击“为人民写作”是“为党治之下的人民写作”,“本质是为党写作”。

  有这种所谓的“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的人都喜爱”的作品吗?客观说,的确存在,不过很少,比如赞美美好的风景等等,但是在存在着种族矛盾、阶级矛盾、宗教矛盾、民族矛盾和国与国之间的矛盾的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之间是喜爱不一样的。

  例如,美国会拍摄关于白人大屠杀印地安人的影片吗?会拍摄揭露西方国家靠贩卖黑奴发家的影片吗?会拍摄真实反映美国在以“人道主义干涉”为借口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中造成几十万无辜平民死亡的影片吗?会拍摄关于美国之前的种族歧视以及“三K党”残害黑人的影片吗?会拍摄以“占领华尔街”为题材的反映“99%”反对“1%”的情况的影片吗?会拍摄美国人民抗议被金钱扭曲的选举的“美国之春”的影片吗?会拍摄反映连美国前总统卡特都抨击的美国政客为金主服务的影片吗?会拍摄反映美国警察草菅人命,每年打死上千人的影片吗?即使是敢于拍摄涉及类似题材的影片,也是经过粉饰的,那么那些印地安人、黑奴、伊拉克战争中被战争夺去生命的平民、那些组织“占领华尔街”和“美国之春”的人或者是他们的亲属、后代会喜欢吗?另外,那些把自己信奉的宗教说成是至高无上,同时贬低其他宗教的文章和影片能够得到对方喜欢吗?再说到中国和日本,中国拍摄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影片日本右翼势力会喜欢吗?同样是美国的小跟班,韩国拍摄的关于慰安妇的影片,日本右翼势力会喜欢吗?而日本右翼势力拍摄的歪曲这些历史的影片,中国和韩国的相关民众会喜欢吗?还有我们国内的前朝遗老遗少美化民国时期的那些粉饰之作、招魂之作,大多数国人会喜欢吗?再说说台湾,同样是亲美的两党,国民党喜欢的东西民进党会喜欢吗?日本要求美国对用原子弹轰炸日本道歉,而当年执行轰炸任务的美国飞行员称绝不道歉,他们之间有共同喜欢的东西吗?从上面的事实看,大量存在的是彼此喜欢的东西完全对立的。吴某来以偏概全,用的确存在的少数人们共同喜欢的东西夸大为所谓的“人类普遍价值”,并且否定文艺的人民性,这是徒劳的。

  再说说具体的事情,吴京导演并且主演的《战狼2》火了以后,自由派公知非常不舒服,认为剧情太浮夸,都是靠意淫出来的,质疑吴京扮演的角色冷锋为什么打不死。吴京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了这个质疑:

  【“我死了你还看吗?为什么美国人就可以打不死,中国人就必须得打死呢?史泰龙一个人干掉一个师,干掉几千人,且毫发无损,你们觉得那是成功。一个中国的退伍兵,一个全国冠军,干10个外国人,就得死?”】

  大量事实证明,除了极少数东西是超越意识形态、阶级关系和国家关系得到人们共同喜欢以外,大多数情况,是这部分人喜欢的东西那部分人不喜欢,尤其是大多数喜欢的东西,一小撮人不喜欢,或者是一小撮人喜欢的东西大多数人不喜欢。

  吴某来攻击“为人民写作”是“本质是为党写作”,这是由吴某来的本性决定的,没有反驳的价值,不屑理睬他。

  至于他把“苏区”解释成为“苏联的一部分”更是笑掉天下人的牙齿。

  苏维埃(俄文:совет 的译音),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因为俄国1905年革命时出现过一种由罢工工人作为罢工委员会组织起来的代表会议,简称“苏维埃”。

  苏维埃本是俄文совет(英文:soviet)的音译,意思是代表会议。起源于1905年俄国革命,当时是一种工人和士兵的直接民主形式,其代表可以随时选举并随时更换,暗含着巴黎公社式的政权形式。十月革命以后,苏维埃成为俄国新型的政权的标志,城市和乡村的最基本生产单位都有苏维埃,苏维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不仅可以立法,还可以直接派生行政机构。

  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建立的“苏区”实际上是仿照苏联的模式建立的政权的组织形式,而号称学者的吴某来居然能够解释成为“苏联的一部分”,既无知、无耻又可笑。而其帖子中括号里面的那句话又是想为哪些人站台背书呢?他对这些人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一目了然,不言而喻。

  最后我们还要强调,文艺为大多数人服务,并不排斥某些成功的爱国企业家能够进入文艺作品里面,他们也是劳动者的一部分,很多企业家也是艰苦奋斗才得到今天的成功,像华为的任正非等就值得大书一笔。关键在于应该反映优秀企业家的奋斗过程和人格魅力,同时,不能把其他人作为他们的陪衬,更加不应该搞伪现实主义,通过展示豪车、豪宅、美女,高管职位来忽悠青年人,而是通过艺术形象告诉他们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获得成功。

  至于那些“三俗”的作品,虽然面向很多人,却是毒化社会风气的文化毒品。

  同时,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应该是政治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统一,而政治性首先体现为“两为”,“两为”是对文艺作品的内容的要求;“双百”是对文艺作品的形式的要求。我们既不能放任市场对文艺作品的优汰劣胜,也不能对政治性进行简单化、概念化的理解,而应该多拍一些类似《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既有积极向上的社会意义又卖座的影片。

  至于作为境外敌对势力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的自由派公知对“两为”的攻击是由他们的本性决定的,除了有时候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必要反驳以外,可以对他们不屑一顾,就当那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时候的“啼不住”的“两岸猿声”好了。

  这就是在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7周年之际,联系中国目前的社会实际,重温这部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经典著作得到的有益启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