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历史为何是否定不了的?——评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的回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11: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几年,斯大林的声望在俄国人心目中不断提升。前不久,据俄国民调机构列瓦达公布的“2019年对斯大林评价的调查结果”:对斯大林的历史作用持正面评价的民众,占70%以上;认为斯大林起了消极作用的不足19%。这一结论创造了历年来对斯大林正面评价指数的最高纪录。

  斯大林是谁?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伟大领导人、赢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主要统帅、列宁逝世后世界杰出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正是在斯大林的领导下,才有20世纪苏联的强大和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的诞生与存在。伟大的业绩造就了崇高的威望,斯大林成了历史伟人。历史已把斯大林与十月革命的胜利,与苏联的强盛,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事业的发展,永远联结在一起,谁也无法将其分离。

  小丑有时也可占据舞台中心,但其扮演的角色还是小丑。当小丑扮演主角时,历史往往就会蒙尘。

  曾经肉麻地称奉斯大林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在“肃反”时期曾大搞形“左”实右扩大化的野心家——赫鲁晓夫,在斯大林去世、完成篡党夺权的阴谋后,仅为一己之私(为报复斯大林不同意赦免其儿子叛国罪行被枪毙之仇),打着“反对个人崇拜”旗号,造谣污蔑,大反斯大林,毁了苏联。他甚至还下令把斯大林的遗体从列宁墓中逐出,无不令世人瞠目结舌!

  赫鲁晓夫攻击斯大林最恶毒的一招,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他抓住“肃反”扩大化问题,污蔑斯大林是“暴君”,滥杀无辜;以此蒙蔽、改变善良人们的正确认知,制造对斯大林、对历史的仇恨。1956年他在苏共20大的“秘密报告”中,说斯大林在1936年——1938年进行了残酷的大规模的“大清洗”,有难以计数的无辜者被处决和流放。其后,他的徒子徒孙们,开始了“重评苏联历史运动”,对“大清洗”的“被害”人数,搞层层加码:

  从前苏联陆海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沃尔科戈诺夫的“350万——450万受害者的数字比较接近实际”,到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留奇可夫的“420万人遭到镇压”;从戈尔巴乔夫时期的“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的“斯大林镇压的牺牲者涉及2000万人,也许还要多”,到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的“受迫害的人数,可以绝对有把握地估计不少于2000万,可能高达4000万”。据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茹科夫总结称,“赫鲁晓夫认为斯大林时期全国被镇压的人数超过700万。苏共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认为被镇压人数达到1300万。其他一些人由于算法不同,有2000万、3000万甚至7000万的说法。”(引文见杨松林:《总要有人说出真相》)

  可是上世纪末,俄罗斯对前苏联档案资料进行解密。历史真相大白:整个斯大林时代被处决的总人数为78。6万,平均每年有2。6万人被处死刑。加上各种原因死在古拉格群岛、感化营和监狱的犯人和流放人,总共为96。3万人,这里包括了刑事案件的犯人。那些所谓的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人被斯大林迫害致死的说法,全是谎言!

  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历史真相的揭示,俄国人对斯大林的评价,在转了一大圈之后,终于重新回归。据2017年4月俄国的一次民调显示,“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打败俄罗斯总统普京,成为俄国民众心中最伟大的历史人物。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见“环球网”报道:《民调:俄罗斯人心中谁最伟大?》)。本次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西伯利亚政府大楼前重新隆重树立起斯大林雕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这也向世人揭示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历史是否定不了的。

  历史为什么会否定不了?笔者以为有三大缘由。

  第一,历史是凝固了的客观事实,它的“存在”就是“合理的”。

  黑格尔有过一句名言:“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马克思认为,这句话要辩证地看待。说“存在是合理的”是对的,这是指“存在”是发展的结果,具有它内在的必然性;如果“不合理”,它就不会发生,更不会存在。然而,当“存在”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障碍时,这时“存在”就是不合理的,再要说“存在是合理的”,就成了谬误。因而,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把黑格尔的“存在”作了两种表述:一种是“现实的”,另一种是“现存的”。

  “现实的”“存在”,指它是历史逻辑发展的结果,具有其内在的必然性,它是“合理的”;另一种是“现存的”“存在”。这种“存在”其实已成为发展的障碍,是历史的阻力。既然它已成为历史的阻力,因而这种“存在”就失去其“合理”性。实际上是指待改变的“存在”。

  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看问题,事物的发展过程,就是“存在”不断地由“现实的”向“现存的”的转化过程。“现实的”“存在”,唯有凝固成为历史时,才是真正“合理的”。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历史才是正确的——“历史老人是最公正的”。因为凝固了的历史,是再也不可能改变的,它已不会再从“现实的”转化为“现存的”了。

  第二,要否定“合理的”历史,必然只能靠篡改历史。

  历史尽管是不可改变的,但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一些反动阶级人物,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总是要逆历史潮流而动。为了改变历史发展方向,他们就要虚无历史,否定历史。然而,客观的历史又是无法否定的,于是他们只能乞求伪造历史、篡改历史,赫鲁晓夫反斯大林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马克思主义认为,五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平民、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共产党宣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正是因为认清了历史,于是就自觉地起来反抗、斗争,干社会主义。

  资产阶级为了挽救自己的灭亡,就要麻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觉悟,扼杀他们自觉的反抗与斗争,于是就要虚无历史、篡改历史。它们除了动用国家机器残酷镇压人们的反抗以外,最毒辣的一手就是从内部寻找代理人——社会主义叛徒,散布修正主义谬论:否定阶级斗争学说,鼓吹“全民党”、“全民国家”,把一部血淋淋的阶级斗争史,美化为总体上“美好”、“和谐”,仅有个人不同遭遇的“个人命运”搏斗史。

  赫鲁晓夫之流所以要恶毒地污蔑斯大林,目的就是为了否定历史、篡改历史,复辟资本主义。

  第三、篡改的“历史”,终究不能成“真”。

  历史也会蒙尘,但这只能一时,不可能永远。为什么?因为历史不仅是“真”,而且是被凝固化了的“真”,是不可更改的。正因此,它可以在特定的时间内、被某些特定人物所篡改;必然也会在特定的时间内、被另外一些特定人物所纠正。此可谓:“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一规律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最为重要的,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人,人民群众最为公正,历史是人民群众书写的。人民群众也可能受蒙蔽,但是时间终究会使他们觉醒。归根结底,人民群众的利益与历史的真实是一致的。任何篡改历史的行为,都是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相悖的。

  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在一段时间里,是何等地嚣张?几乎全世界都跟着一起在妖魔化斯大林:

  斯大林明明是希特勒的死敌,可是一度竟成了“希特勒”;

  斯大林明明是“二战”埋葬法西斯势力的正义力量,可是一度竟成了“法西斯”;

  斯大林明明是反对剥削、反对压迫的社会主义革命进步力量,可是一度竟成了成了“专制魔王”。

  然而,时间最终让受蒙蔽的人们看清了、觉醒了!原来这些都是社会主义叛徒、国际资产阶级共同扼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需要,是恶意篡改历史的结果。

  假的终究是假的,毒酒醉人终究要觉醒。随着俄罗斯人民对斯大林评价的回归,斯大林终于重新站立起来了!这一历史现象确实发人深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