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1000万吨美国大豆这件事,要好好说清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6 12: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轮磋商,谈成了第七轮+,还要多谈两天。

  更多实质性的内容渐渐释放出来,中美谈判的距离在缩小,离目标也更近。


  但是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出现了。

  如何看待中美可能达成的协议?

  这个话题很大,也极富争议。从后台留言看,大家反而是对中美间达成协议的疑虑更多一些。

  怕就怕,我们做出太多的让步。

  特朗普会见刘鹤副总理当天,美国农业部长珀杜在推特上透露,中国承诺再购买1000万吨美国大豆。特朗普还转发了这条推特。

  估计很多人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肯定会觉得困惑。

  之前大豆还是打贸易战对付美国的“武器”,现在又承诺采购这么多,这让得也太大了吧?

  今天来说说这个事情。

  在陶然笔记之前的文章里曾提到过,国家之间谈贸易问题,打也好,谈也好,说来说去是在“利益”二字上做文章。

  与其说谁输谁赢、谁胜谁负,倒不如看利大利小、利远利近。

  用大豆来表明立场也好,释放善意也罢,都是利益度量的结果。

  要看清的有三件事:中国的需求,美国的需求,中美间的利益重合点。

  从中国需求来说,我们的大豆市场缺口实在太大。

  我查过有关资料,我们国家一年有9000多万吨,差不多90%左右的大豆,要从国际市场进口。

  进口的大豆主要两项用途,一个是榨油,一个是饲料加工(用榨油剩下的豆粕去养猪)。

  国内的大豆,主要是发豆芽,磨豆腐,可能凉拌毛豆还有一点。

  总之是需求缺口太大,而具体用途又完全不同,进口大豆的多少对国内大豆生产几乎没有影响。

  2018年,因为中国和美国打贸易战,中国大豆进口量为8803万吨,减少了7.9%。

  主要就是美国豆子的进口量下降了,进口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9553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3258万吨,从巴西进口5093万吨。

  2018年中国大豆进口8803.1万吨,同比减少7.9%。其中,从美国进口1664万吨,下降49.4%,占18.9%;从巴西进口6608.2万吨,增长29.8%,占75.1%。

  可以看到,减少对美国大豆的需求,目前尚不能完全找到替代对象,补足需求缺口,缺口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据说巴西大豆的价钱原来跟美国大豆差不多,但是去年贸易战打响后,涨了不少钱。

  从美国需求来说,他们的产量实在太大。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大豆生产国,一年能生产1亿吨左右的大豆。

  但是他国内市场,消耗不了这么多大豆。

  就算以美国人的浪费精神可劲造,还有差不多一半左右的大豆依赖出口。

  去年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后,遭到中国的坚决反击,美国豆农首当其冲。

  卖不出去豆子,又不好保存,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烂掉。

  去年11月中期选举,共和党丢了众议院的控制权,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几个农业州的倒戈。

  从中美间的利益重合点来说,不同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中美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

  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概念。

  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你需要我,我需要你。

  深一层看,在闹矛盾的时候,这种需要,就会变成谈价的条件。

  如果再多想一层,这种谈价,也应该以形成利益共识为目标,而不是彻底撕裂为目标。

  采购量上去了,跟美国豆农利益共识是不是更多了?

  多买一点,也能为国内农业结构调整腾出时间和空间。

  当然,释放善意,也不是没有限度。

  那谁要是再反复,不买就是了呗。(“陶然笔记”微信公号)

  原题:买1000万吨美国大豆这件事,要好好说清楚

  2019-02-23   来源: 澎湃


  【链接】从特朗普会见刘鹤到现在,基本能确定的只有3条

  2019-02-24 来源:陶然笔记  原题:用“大豆逻辑”来看看中美贸易战


  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谈成了第七轮+,加时两天。

  更多实质性的内容渐渐释放出来,也有新的问题出现。

  图丨陶然笔记


  从大家留言看,现在对达成协议有一些疑虑。

  美国人这么热情,我们有没有做出太多的让步?要达成的东西符不符合我们的根本利益?

  普通老百姓都会有这样的疑虑,更不用说切身利益受到影响的人了。

  大家关心这个问题,我就多说几句个人的看法,供大家参考。

  首先,讨论问题要以事实为基础,先看看现在能确定的事实有哪些。

  我综合了一下,从特朗普会见刘鹤副总理到现在,基本能够确定的只有三条。

  一是美方透露中国承诺再购买1000万吨美国大豆。

  二是姆努钦对媒体表态,中美双方达成了货币协议。

  三是特朗普希望最后成果的形式是协议而不是谅解备忘录。

  这里面货币的东西就一句话,只能留待更多细节公布后再讨论。

  希望达成协议而不是谅解备忘录的表态,并不是说前面白谈了。从昨天莱特希泽表态看,这是换汤不换药。

  道理是明摆的,如果像一些人理解,协议要通过美国国会审批,那么现在这样紧赶慢赶地延长两天继续谈的做法,完全没有必要。

  至于买1000万吨美国大豆这件事,昨天我在另一篇文章上说过,现在还可以继续往深里谈谈。

  其次,中美在大豆问题上,有各自不同的需求,也有利益重合点。

  用大豆来表明立场也好,释放善意也罢,其实都是利益度量的结果。

  一是从中国需求看,我们的大豆市场缺口实在太大。

  我查过有关资料,我们国家一年有9000多万吨,差不多90%左右的大豆,要从国际市场进口。

  进口的大豆的用途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榨油,一个是饲料加工 (用榨油剩下的豆粕去养猪) 。

  国内的大豆,现在主要是发豆芽,磨豆腐,可能凉拌毛豆还有一点。

  总之是需求缺口太大,而具体用途区分明显,进口大豆这部分需求,很难从国内获得替代。

  2018年,因为中国和美国打贸易战,中国大豆进口量为8803万吨,减少了7.9%。

  主要就是美国豆子的进口量下降了,进口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9553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3258万吨,从巴西进口5093万吨。

  2018年中国大豆进口8803.1万吨,同比减少7.9%。其中,从美国进口1664万吨,下降49.4%,占18.9%;从巴西进口6608.2万吨,增长29.8%,占75.1%。

  可以看到,减少对美国大豆的需求,目前尚不能完全找到替代对象,补足需求缺口。

  缺口实在太大。

  而且,据说巴西大豆的价钱原来跟美国大豆差不多,但是去年贸易战打响后,涨了不少钱。

  二是从美国需求来说,他们的产量实在太大。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大豆生产国,一年能生产1亿吨左右的大豆。

  但是他国内市场,消耗不了这么多大豆。

  就算以美国人的浪费精神可劲儿造,还有差不多一半左右的大豆依赖出口。

  去年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后,遭到中国的坚决反击,美国豆农首当其冲。

  卖不出去豆子,又不好保存,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烂掉。

  去年11月中期选举,共和党丢了众议院的控制权,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几个农业州的倒戈。

  所以,买不买豆子,是美国人在谈的时候非常在意的项目,也是可以交易的条件。

  美国人对此是很看重的,昨天美国农业部长珀杜在推特上说中国承诺买豆子后,特朗普还转发了这条推特。

  三是从中美间的利益重合点来说,不同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中美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

  你们想过没有,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概念。

  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你需要我,我需要你。

  深一层看,在闹矛盾的时候,这种需要,就会变成谈价的条件。

  如果再多想一层,这种谈价,也应该以形成利益共识为目标,而不是彻底撕裂为目标。

  采购量上去了,跟美国豆农利益共识是不是更多了?

  总之,需求互补、利益重叠,互相依赖但又互相制约,这就是中美间大豆贸易往来的逻辑。

  第三,用“大豆逻辑”的视角,就是要看清中美贸易战的利益格局。

  去年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不买大豆一度是对付美国的“武器”。

  现在谈判节奏不断加快,购买大豆又成为表达谈判诚意的策略。

  是不是前后矛盾?

  是矛盾,但合乎情理。

  大豆的买与不卖,贸易战打还是谈,与其说是个谁输谁赢、谁胜谁负的问题,倒不如说是利大利小、利远利近的问题。

  大豆的逻辑,就是国家利益的逻辑。

  关键,要看到贸易战的本质,看到这场冲突背后的中美利益格局。

  在陶然笔记去年的文章《提个醒!不管会晤结果如何 都会被美国说成取得胜利》中,我们曾分析过美国挑起贸易战的三大原因:

  解决贸易逆差,对华国家竞争,转移国内矛盾。

  现在看,还应该加上一个选举政治考量。

  这四方面原因,是美国人发起贸易战的主要利益诉求。

  我们应对贸易战,也有中国自己的利益诉求。

  《人民日报》在去年9月11日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叫做《风物长宜放眼量——从强国兴衰规律看我国面临的外部挑战》。文章里说:

  新兴国家在崛起的关键性阶段,往往会与守成国家发生国家利益的激烈碰撞,无一例外地会受到刻意打压,这是必然遇到的“成长的烦恼”,是发展历程中绕不开的“坎”。

  实际上,历史上成功发展的国家,都遵循一条发展规律,那就是尽可能避免对抗,把重心放在加快发展上,放在不断壮大自己身上。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眼前的美国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因此,中国应对贸易战的主要利益诉求,打也好,谈也好,就是不能让贸易战干扰我们的发展节奏,尽可能去争取时间和空间,争取战略机遇期。

  这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国家利益,也是我们所要争取的结果。

  大豆买还是不买,买多还是买少,买了以后,什么时候又不买,都是服从经贸磋商这个大局,服从这个根本利益诉求。

  大豆是这样,我们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这些领域,同样要服从经贸磋商这个大局,服从这个根本利益诉求。

  中美贸易战,是眼下全球的头等大事。

  在应对这件大事的时候,我们不仅身处加快自身发展的大局之中,同时也面临世界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所面临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都是前所未有的。

  这尤其需要我们看清利益格局,保持头脑清醒。

  “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