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献给用力活着的你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7 1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时两年、行走十万公里拍摄完成的纪录电影《一百年很长吗》,是导演萧寒继《喜马拉雅天梯》《我在故宫修文物》后第三部走入院线的影片。依然是钟爱的手艺人,但浓墨更多着色在他们的平凡日子。


《一百年很长吗》海报

在拍摄的十几位手艺人中,萧寒挑出了两位特别适合走向大荧幕的人物:一位是从乡村到城市打拼了十年,酷爱舞狮,渴望成家立业却遭到女友父母拒绝的年轻小伙子黄忠坚;一位是66岁高龄,本该颐养天年,却每天要依靠做马鞍来偿还家里欠下的债务的新疆老人阿合特。

11月24日,导演萧寒、主人公黄忠坚携影片《一百年很长吗》来到上海的点映现场,片中那句“渡过这一关,我们就能好好生活了”,引起了不少在场观众的共鸣。


导演萧寒

‌‌‌说起这个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片名,萧寒笑笑说,最早的片名是“活着就是一种修行”,但又觉得“太实了”,本身故事都非常实,“‌‌长在土壤里面的”‌‌,他希望把大家拽出来,能够‌‌往后退一点。

‌‌“百年是人生命的极限,对历史来讲又很短暂,过日子有时度日如年,有时又白驹过隙,‌‌随时都可能有变化,但‌‌不变的是我们要不断的给自己勇气给自己加油,我得迈过去。‌‌究竟什么东西能帮我们更有勇气?我特别希望大家在看片子的时候有一些更广的思考,所以用了这样一个偏哲学的名字。”萧寒说道。‌‌


《一百年很长吗》剧照

片中,两位主人公都遇到了自己人生当中的困境:一位为了家里的病人借了高利贷,一位刚出生的孩子得了先天性心脏病需要筹钱做手术,虽然困难重重,但他们都顽强的向厄运说不。

萧寒在拍摄过程中也经历了复杂的心理变化:比如他有些担心,黄忠坚会不会放弃给孩子做手术?萧寒‌‌‌‌担心他被压力压垮了,放弃是最轻松的选择,因为花了这个钱,可能手术也会失败。萧寒于是跑过去跟黄忠坚说,“你先去借了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出。”‌‌

黄忠坚当时点了点头,但‌最终他一分钱没有问萧寒要。‌‌这个事儿让萧寒特别感动,而且‌‌隔了两天之后,他就带着孩子去到‌‌医院做手术了。


《一百年很长吗》主人公黄忠坚

“我很感动,我甚至为我当时对他的那一点怀疑和担心感到愧疚。‌”对于另一个人物阿合特老爷子,萧寒悄悄地做了一件事——买了老爷子两个手工马鞍,‌‌至今,阿合特也不知道那两个马鞍子是萧寒买走的。

因为只有两组人物,相距天南地北语言上存在差异,在剪辑手法上有些观众表达了自己并不是很容易理解。

耗费八个月的时间剪这部片子,萧寒认为自己已经仔细斟酌过,“其实最初希望有三个人物,有三个人物的话会是‌‌众生的感觉,但第三个人物怎么都放不进去,因为他不搭。‌‌只有黄忠坚这一个人物我也试过,‌‌立刻这个片子的‌‌力量就变‌‌单薄了,‌‌厚重感和广度就缺少了。‌‌因为阿合特老爷子是相对安‌‌静的,或者说慢的,让你觉得没有那么多戏剧冲突,但也是真实的生活,而且是在那么‌‌广袤的、那样的一个大雪之下的一个小小的个体。”萧寒解释说,“为什么观众更容易理解黄忠坚这条线,因为黄忠坚所呈现出来的可看性非常强,他的笑点泪点都很强,但‌‌我们的生活,有时候真正的‌‌波澜壮阔就是在平静的外表下面的,‌‌这是我对生活的理解,所以最终选择这样一个呈现,也是有这样的一个思考。”


《一百年很长吗》剧照

“黄忠坚的情境和阿合特的情境是有一个内在的勾连的。‌‌您如果再看第二遍,你一定能够感受到。”萧寒补充回答道。

至于其他的手艺人的故事,除了在影片片尾有提到一些细节,还会做一个网络版的系列纪录片。但此刻萧寒还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这部电影上,“因为我内心里有一个电影情结,我觉得‌‌在电影院里看纪录片是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的。”

为什么一定要去拍纪录片?“因为你喜欢你觉得它值”,萧寒谈起这个有些感慨,“就像黄忠坚,他的理想是回去当村长,并不是想当一个特别牛的包工头,挣很多的钱,‌‌他想回去当村长,给村子里弄一个武馆,这其实就是心里的一个念想,‌‌你得相信念想的力量。”

‌‌对于这部纪录片,萧寒认为自己没有做太多事情,镜头里都是本来的样子。‌‌

“我想呈现的是生活的本身,就像我们最后歌里面唱的,‌‌有人在婴儿降生的哭泣里满怀欢喜,‌‌有人在逝者的笑容里泪如雨下……每个人的内心的状态都不一样,‌‌每个人都能读到自己所感受到的东西。”萧寒总结说,“‌‌就像之前‌‌我在拍第一部片子《喜马拉雅天梯》,拍的是珠峰的登山向导,有人看完片子告诉我,我这一辈子一定要登上一次珠峰;另外一个人告诉我说,‌‌我本来计划好两年之后去登珠峰的,但是看完这个电影我放弃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导演听到的最好的回答。”

萧寒认为,‌‌所有的感知和命题是开放的,‌‌每个人去读到你自己独到的东西,‌‌自己不是一定要把一个导演阐述讲给大家。


《一百年很长吗》上海路演合影

当观众问到导演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时,萧寒却回答说:“对我来说拍摄中的那些经历都不算困难。真正的困难应该是此时此刻,纪录片12月1日马上就要上映,作为一部纪录片能够走进影院、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所以在现场我想说,如果我们的影片真的打动到你,真心希望大家能够为我们去发声,让更多人知道这部影片。”许多观众也表示:“一定会带更多的朋友来影院二刷。”

上海路演现场除导演萧寒和主人公黄忠坚外,曾一度火遍全网、被称为“故宫男神”的钟表修复师王津与亓昊楠也出现在路演现场。作为萧寒上一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主人公,二人的到来引来了现场观众持续不断的掌声。二人也在现场与观众们一同分享了自己的生活的思考与感悟。王津师傅说道:“当我看到他扶自己夫人的镜头时,开始很生气,觉得对一个孕妇怎么能这样,但是看到后面很感动,黄忠坚为了家为了孩子去付出,其实能够理解他当时为了孩子的病,心里承受的压力和当时的情绪,我能理解他。”亓昊楠在聊起自己的感受时说:“与萧导有两年没见,从导演第一部片子《喜马拉雅天梯》开始,一直到《一百年很长吗》,他一路从天上拍到宫廷再拍到人间。这部影片记录了平凡人的平凡生活,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坎坷与困难,只要心存坚持,砥砺前行,无论幸福来的早或晚,我们终究会获得幸福。”

据悉,《一百年很长吗》目前正在进行全国六城路演中。影片即将于12月1日全国上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