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来,他拍下1000个神似前女友的姑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13: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拍东京的女生十几年了,不是为了记录也不是为了研究人类学,只是单纯地喜欢拍好看的女生,也是自我治愈的一种方式吧。”(04:17)
摄影师森本洋辅,

2006年和前女友分手之后,

开始拍摄街上跟前女友气质相似的姑娘,

至今12年间,整整拍了1000多人。





他至今单身,家里也只有27平米,

其中大部分拿来做了暗房;

浴室不洗澡,只水洗照片;

冰箱不放食物,只拿来存底片。
“我拍东京的女生十几年了,

不是为了记录也不是为了研究人类学,

只是单纯地喜欢拍好看的女生,

也是自我治愈的一种方式吧。”

自述 | 森本洋辅  编辑 | 张锐嘉

我是森本洋辅,今年36岁,现居日本神奈川,是一名杂志摄影师。我拍过很多明星和模特,比如水原希子、松井爱莉、松田翔太、麻生久美子。
模特儿水原希子
男演员坂口健太郎
男演员松田翔太
女演员麻生久美子

大学期间我有一个女朋友,是在涩谷打工的时候认识的。我们交往三年都在给她拍照,但后来发现直到分手前,才拍出了最好的、我自己最想要的照片。不过最后还是分手了,我也没办法再拍她。
失恋半年后吧,我开始去街上找不认识的女生拍照,怎么说呢,像是一种治愈失恋的方法。从2006年开始拍到现在12年,我拍摄的女生有1000个左右了。


她们基本上都是黑发、大眼睛、淡妆、不穿高跟鞋、穿着虽然普通,但看起来很温柔的人。人们看到照片可能会觉得这些女孩子打分也就60、70分,但我觉得她们很漂亮。










我把照片做成一本画册,每一个女生旁边都有一张空旷的风景照。

每次给女生拍完照,我都会再记录一张现场的风景,这样的话虽然人不在里面,但我感觉她好像就在那里,没有离开过。


各个时间段的代代木公园

我给自己的这一系列取名《代代木公园、涩谷、东京》。

代代木公园对我来说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大学时期,为了完成学校的拍摄任务,我第一次搭讪陌生女生就是在那里。当时不敢跟陌生女生打招呼,我还是喝了好几杯酒之后才敢去拿起相机拍照,现在想想挺好笑的。
所以分手之后第一次拍陌生女生,我就回到代代木公园去寻找,只是这次不用喝酒壮胆了。那一天我拍到了这个系列的第一个姑娘。
摄影系列的第一张照片

这个女生当时坐在公园长椅上,戴着耳机,在喝咖啡。我问她可以给她拍张照吗,她没有很反感,反而让我拍了三张。

回家照片洗出来之后,我发现她悲伤的神情竟然和我前女友有些相似,气质和感觉也很像。

从此我就开始拍跟前女友感觉很像的女生了。而且拍照的时候我让她们不要笑,所以我照片里的女生看起来都有点悲伤。
下北泽遇到的女生

到现在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最初打招呼的几个女生,她们第一反应是很惊讶“可以啊,但拍我就行吗?”当时都不敢想象,自己能被陌生人信任。

搭讪的人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会拒绝我,还有些根本不理会我。也有一些当时不愿意拍,后来联系我的。

比如有一次在下北泽遇到的一个女生,她当天拒绝了我。

当时我给她看了我的个人主页和过往作品,后来她主动联系我说可以拍照,最终是在代代木公园拍的。
东京车站遇到的女生

这个女生是我在东京车站遇到的,她不是东京人,正要搭车回新泻,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戒备,但还是同意让我拍了一张。

也有些女生很喜欢拍照,我就会跟他们在街上走走停停,给她们拍很多张。
小田急车站遇到的女生

这是一个我在小田急车站拍的姑娘,她很喜欢笑,给她拍完一整个胶卷。拍了很多她在笑的,但我觉得这张的感觉最好。

最开始我每天可以拍到两三个人,现在有时候一天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路上寻找、等待,只要不工作,我每天都会上街,一走就是十多个小时。
森本洋辅发来的最新照片

一条摄制组来跟拍的当天,四个小时下来我也没找到合适的想拍的姑娘。三天后才终于成功拍到了一个。





从2006年开始的前三年,我都是在代代木公园拍照。后来就想多拍些街景,所以也开始去到涩谷、原宿这样的繁华街区,系列的名字后来也加上了“东京”,这样一拍就是12年。

从我接触摄影开始,就一直是用胶片拍摄,最早是一台尼康的相机。胶片拍完可以留下底片,我喜欢这种有东西留存的感觉。

所有底片我都会收藏,有十几本册子,每本册子里最多有近100卷底片,很重很厚,放在暗房旁边的书架上。



我只用彩色底片拍照,照片也都是自己手工冲洗。在我这小小的27平米的单身公寓里,除了床以外,其他基本全是摄影用品,还做了一个暗房。

我很在意自己拍的好不好,在暗房洗彩色照片的时候调和颜色和明亮度非常重要,到现在我也不能做到完美。是否调得好看、是不是我想要的样子这些因素都会让我很紧张。




洗好的照片会拿到旁边的浴室里水洗,这个浴室就是专门水洗照片的,平时不用。洗完就挂在上面晾一晚上。

通常真正地洗出一张照片要花一个小时,有时候隔天早上发现洗出来的照片不理想我还会重新洗一遍。所以洗照片占据了我生活中很大的一部分,我喜欢独自在暗房里的时间。
分手的第一年,我很伤心,一度走不出来。但通过拍照,去街上跟很多人交流讲话,渐渐地也就不那么伤心了。

的确拍摄对象里面也有我喜欢的女孩,但也没遇合适的,后来也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拍东京的女生12年了,最初可能是为了通过拍照治愈失恋,但现在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不是为了记录也不是为了研究人类学,只是单纯喜欢拍好看的女生,自己开心而已,这慢慢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部分图片提供:森本洋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