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世仇,难道真的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7 11: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对日本好感度又提升至42.2%,而日本对中国持不好印象的比例却高达到86.3%。这是中国外文局和日本言论NPO共同实施的2018年“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的结果。

两国国民对彼此好感度的反差,让我们清醒的认识到谁在变,谁没变?或许这次调查所各自抽取1000人左右的意见,可能无法代表中国近14亿人以及日本近1.3亿人。但是这种随机性的抽取反而具有某种程度的可信度。

那么调查反映的结果,我们应该是高兴的看到中日两国的合作日渐升温呢,还是欢喜我们部分的国民已经毫无顾忌的拥抱日本,不在乎以往的一切?亦或产生对逐渐增加对日好感比例的一种忧虑呢?

然而事实却是:日本当年作为侵华刽子手,杀我无数中华同胞,虽然战败投降,依旧对华厌恨,这一仇视态度至今似乎并未改变,这次调查的日本86.3%的高比例足以证明日本的主流民意,那就是对华认罪以及历史问题上,他们从未真心悔过。

而我们中国作为战胜者和受害者,面对日本千里远渡来华烧杀淫掠这一世仇,在经过70多年的演变,或许某些中国人的这种记忆已然淡化了。

在看到日本经济发达了、科技先进了、社会干净了,更加崇尚日本樱花了,羡慕日本现代化了,以至于去日本旅游也不忘捎带两个马桶盖了。

对于中日两国关系,虽然一直在强调要展望未来,但是咱们也别一股脑的只顾着“展望未来”了啊,别忘了“展望未来”的前一句是以“铭记历史”为前提的。

看看现在的日本,他们的国民与我们的意见却恰恰相反,他们只顾着铭记历史,却没看着有“展望未来”的趋势。况且他们的“铭记历史”记着的是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把他们现在日本人的先辈侵略者打败的历史,他们觉得是耻辱、是仇恨,而不是记着对我们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歉意和悔罪。

都说时间会改变人的心灵,确实没错。但是作为延续了上下五千年的古老中华民族的子孙,是不应该随着时间的迁移而忘却几千年来中华民族所遭受最沉重的打击和羞辱的记忆的。

而日本就是我中华史上“千年一遇”的最大强盗和刽子手,既有践踏我国家主权的恨,也有羞辱我民族尊严的怨,更有消灭我慈善人民的仇,岂能忘乎?

从两千多年前的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派徐福东渡日本开始了中日交往的先河,此后一直到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前,可以说中国一直是日本学习的对象和不敢侵扰的天朝,比如隋唐两朝的遣隋使、遣唐使,但也不乏有像大明王朝时期的岳家军抗倭事件,但总体而言古代中华天朝威严是日本所忌惮的。

然而这一切便从日本明治维新后,甲午海战改变了中日往后半个世纪的反差性遭遇。

19世纪末期的中国大清王朝,在遭遇两次鸦片战争后,英法美俄等西方列强大力摧残我国族,致使中国国力异常脆弱,而作为近代亚洲唯一一个未遭受西方列强殖民掠夺的日本,也开始瞄上中华这块沃土,想在这头中华睡狮身上薅点毛走。

于是中国近代与日本的第一场战争——甲午海战,便迎头碰撞。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九的北洋水师舰队,虽然面对清廷的腐败无能,但是在保家卫国,抗击倭奴面前,依旧展现我中华男儿的血性。

自从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爆发,正式开启了甲午战争的序幕,中国分别从朝鲜半岛和黄海海域的陆海两战对决日本,左宝贵将军率军进军朝鲜反击日本侵略,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以死明志,死守平壤,为甲午战争牺牲的第一位中国高级将领。

后续还有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严拒日本威逼利诱,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宁可服毒自尽,以身殉国,也不愿成为日本阶下囚。再有致远舰舰长邓世昌带领官兵对撞日本吉野号,与舰共陨,还有很多甲午英雄……

这些中华好男儿哪一个不是因日本的侵略而奋告自勇,以致牺牲生命也要护我尊严,他们难道该离我们而去吗?没有日本的野心侵略犯华,哪有众多民族英雄的陨落?

更惨绝人寰的是1894年日本攻陷辽东半岛的旅顺,进行了四天三夜的大屠杀,成千上万的无辜同胞尸骨累累,惨死在日本屠刀之下。日本人的枪声、呼喊声和中国人害怕的尖叫声以及绝望的呻吟声到处回荡。

日军用刺刀穿透妇女胸膛,将不满两岁的幼儿串起来,故意地举向高空,让人观看。

日本畜生般的行径,又如何敢让后辈的我们忘却?又如何敢让后辈的我们产生对日本人的好感?

战后签订的中日《马关条约》,日本又夺我台澎金马诸岛,非法侵占半个世纪之久,致使现在台独问题悬而不决。

然而这一切并未完事,5年后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日本再一次的“光临”,圆明园的宝贝、积淀了几千年的中华瑰宝被洗劫一空,又有多少文物被源源不断的运往日本?我们老祖宗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东西难道就这样不假思索的被日本掠走,难道这样的文化之殇我们也能忘记?

恶人始终改不了恶性,这是由一个民族诸多恶行习惯长久的积淀。对于日本这条喂不饱的恶狼来说,战胜中国,抢夺中国财富并不满足,而征服占领中国才是其野心的高潮。

从1927年策划“满蒙独立”,分裂我主权,到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内阁召开“东方会议”,制定了《对华政策纲领》,确立先占东北、内外蒙古,进而侵占全中国的扩张政策。

随后,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向裕仁天皇上奏的《田中奏折》,明确提出了“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的扩张总战略蓝图。这哪一桩哪一件不是冲着亡我民族的邪恶道路谋划?

为了实现征服我中华的狠毒目标,日本又是不择手段,采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待我之民族、国家和同胞。

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八一五抗战胜利,14年的时间里,中国军民上千万的伤亡,牺牲的是活生生的生命,流下的红艳艳的鲜血,几千万的生命,凭什么被日本这么摧残?几千万人的鲜血凭什么无缘无故的被流淌?我们难道能忘记这日本对我种族的切肤之痛吗?

更甚者,在这14年的时间里,日本又偷偷摸摸的组建了像“满洲731部队”、“关东军100部队”、“1855部队”、“荣字1644部队”、“波字8604部队”、“大陆研究院”……这些见不了光的恶魔,其行为令人胆战心惊。

那些披着科学家外衣的日本人,研究着霍乱、炭疽、毒气、伤寒、鼠疫、赤痢等细菌,拿中国手无寸铁的百姓、用中国战俘来做实验,如:我们的先辈在绝对清醒的情况下,眼看着畜生一刀一刀划开自己的肢体却无力回天;我们的先辈活生生的被注入瘟疫疫苗,身体溃烂而去;我们的先辈被孤零零的关在日本人释放的毒气笼中,颤抖几下离世,那凄厉的惨叫、无助的眼神……此时此刻……

而日本人研究的每一项“恶果”,哪一个不是用在了我前线将士的身上?哪一个不是指向了我无辜的同胞的身上?

等等这些丧尽天良行径,无不刺痛着我们炎黄子孙的心,后辈的我们又谈何能够忘却?

即使如此,七七事变后,日本的那位陆军大臣杉山元,饱含壮志的向裕仁天皇承诺:三个月解决中国事变。“三月亡华论”叫嚣的如此高调不正是日本从骨子里瞧不起我们伟大的民族吗?

还有那场12·13南京大屠杀惨案,在华中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长谷寿夫指挥下,日本人在南京城长达6周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大屠杀和奸淫、放火、抢劫等行径,30多万无辜同胞罹难于此。

杀人狂魔的“百人斩”刽子手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对我南京市民羞辱性的残杀,众多战俘和平民被日本新兵练靶子,当亲眼望着枪眼对准着自己的脑门,当亲眼望着日本的刺刀插进心脏,心中的那份绝望和凄惨,似乎在阴阳两界边缘徘徊着。

或许这世间恐怕没有比日本对中国更狠心、野蛮、恶毒的国家了,因为中国在14年的时间里被尝试了千百年来最悲痛的经历。

到了战后,虽然日本战败,却依旧没有忘记围堵遏制我中华之企图。首先最重要的是对历史的态度,对中国人的认罪赔偿上,没有表现出挚诚的悔过之意,反而倒行逆施,混淆黑白。

日本现今存在的右翼势力就是当时军国主义法西斯的残余,否认历史有之、反华行径有之。甚至在靖国神社仍然供奉着抗战中沾满中国人鲜血的14名甲级战犯,上至首相、下至平民,都在膜拜,难道这是日本人对中国该有的态度?难道中国人对日本这样的“诚意”还要抱有好感?

在1971年,强烈阻挠新中国重返联合国是他;在2016年中国加入世贸后自动获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不被承认的是他;联合美澳渲染中国威胁的是他;邀请藏独达赖喇嘛、疆独热比娅窜日之行,与台独当局沆瀣一气也是他……
从近代到现在的一百多年里,日本从未停止过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而某些中国人却变了,精日分子“横行霸道”,为日本代言、国人年年到日本旅游人数一年胜过一年,给日本创造大量GDP,却被用来逐年提高军费对付威胁中国……

有些人已经麻木,已经形成了“老外就是宝”的意识,见到外国人异常的热爱,无论他是谁,只要不是咱中国人的面孔。以致于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忘却了当年的伤痛,去迎接了那些戴着“面具”的日本。
但是无论何时,作为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保持炎黄子孙的中华魂,我们是要往前看,但是也别忘了日本罪行馨竹难书,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