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茶酸,尿酸,心理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5 10: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完《大卫·休谟传》,始知哲人曾经两度谋求教职,居然名落孙山,而平庸之辈榜上有名,春风得意。一是1744年夏,母校爱丁堡大学的伦理与圣灵教席空缺,休谟投石问路,乃至托友缓颊,结果当责遴选名望,“一致认为我并非这一职位的确当人选。”——三十二年后,休谟去世前四月所撰《自传》中如此夫子自道,旧梦迟回,波澜不惊。当其时,不惟教会中人,就连爱丁堡学术圈也看不上这位九泉乡民。二者合力,成功将休谟排除在外。二是1751年,同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逻辑学教职空缺,休谟不谙世故,再度竞聘未果。两战皆败,可谓屡战屡败。老兄就此罢休,不得已改做家庭教师,从此死了这份以教授为业的心。
   “荡漾生涯身已老,短蓑箬笠扁舟小。深入云水人不到,吟复笑,一轮明月长相照。”山谷先生的吟咏,风流万般,搔头白。
   导致败北的原因,可能也是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如今入列不朽的《人性论》,当时却为英伦所鄙,一版刊行后,终休谟离世,迄未重印。举世滔滔,众口铄金,一傅众咻,不仅栗栗匿名,连作者本人此后也一直羞于提及少作。今日爱丁堡校园乔治广场上有座“休谟堂”(David Hume Tower),休谟铜像亦且堂皇矗立,纪念这位伟大校友,可知峨冠博带多为庸众,堂皇学府从来势利,唯独时间经天纬地,不容不公。
   今日早起,再读韦伯的《以学术为业》,钱永祥先生的译本,看到这些段落,忍不住摘抄如次:
   如果把众多才智平庸之士在大学里扮演重大角色这个事实,归罪于学校教授或教育主管个人程度低劣,却是不公平的。造成凡才当道的原因,要到人类协作的法则中去找,尤其是好几组人协作的法则。
   我们不应对经常出现的错误感到吃惊,而应对所择得人的次数诧异。尽管在种种困难之下,这种情形仍然占了相当的比例。惟有当国会(如在某些国家)或君主(德国到目前为止)——二者结果相同——或取得权力的革命者(如德国当前),因政治原因而干预学术界的用人权时,我们才能确定有人和的平庸之辈及一心上爬的人会垄断贤路。
   你真的相信,你能够年复一年看着平庸之辈一个接一个爬到你的前面,而既不怨怼亦无创痛吗?自然,我们得到的回答总是:“当然,我活着只是为了我的‘志业’。”然而,我发现只有少数人能够忍受这种情形,而不觉得这对他们的内在生命是一种伤害。
   沙尘过后,天空如洗,元气淋漓,以高彻无垠眷顾下界苍生。套用一句习语,真是“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此等情形,人间常有,而帝都不常有,故而格外触目惊心。小院寂谧,绿荫婆娑,一树花开,招蜂引蝶,仿佛雨夹雪。晴窗捧读,不思量,却也勾引得差不多“一帘春梦”。不料一旦春心荡漾,思路便开小差,想起了前不久清华公布的“文科资深教授”,以及其中的三教九流、弄臣小丑,遂掷卷起身,一笑莞尔,再笑去尿尿也。
   喝茶有助排尿,金骏眉加两片柠檬效果尤佳,而尿路畅达,尿色澄澈,尿味芬芳,不枉尿在新时代沙尘肆虐后光灿灿的帝都艳阳天。
   他日阅读此文,必谓老许酸葡萄心理。朋友,你说对了,老子喝的柠檬茶是酸的,尿出来的水是酸的,坐久了腰是酸的,心理当然也是酸的。
  
   2018年5月2日,晌午
   于故河道旁,肚子饿的咕咕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