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写我国古代战争史,离不开这八条兵家必争要道(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11: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中地图中地名大部分采用春秋战国时期的地名,引用的史料均出自《读史方舆纪要》,以下简称《纪要》。
太行八陉,即古代翻越太行山脉的八条通道,《纪要》中这样描述:
“《述征记》:太行首始河内,北至幽州,凡百岭(诸山皆因地立名,实一太行也),连亘十三州之界。有八陉(《尔雅》:连山中断为陉):第一轵关陉(见济源县),第二太行陉(见河内县。《十六国春秋》:慕容永屯轵关,杜太行口以拒慕容垂。此二陉也),第三白陉(见卫辉府辉县),第四滏口陉(见彰德府磁州),第五井陉(在直隶获鹿县,见直隶重险),第六飞狐陉(在山西蔚州,见山西重险),第七蒲阴陉(在直隶易州,见重险紫荆关),第八军都陉(在直隶昌平州,见重险居庸关)。”——《卷四十六河南一太行》
下面逐一为大家介绍。
一、轵关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轵关陉的大致路线。
轵关陉的名字来源于轵关,《纪要》中对于轵关陉是这么描述的:
“在县西北十五里。关当轵道之险,因曰轵关。”——《卷四十九河南四轵关》
县指的就是图中的轵县(今济源),轵道就是轵关陉。轵关陉在古代是连接河东地区(今运城市和临汾市)和河内地区(今济源市和焦作市)的最便捷的道路,《纪要》提到了这一点:
“又建德四年,韦孝宽陈伐齐之策,曰:大军出轵关,方轨而进。盖自轵关出险趣邺,前无阻险可以方轨横行云。”——《卷四十九河南四轵关》
战国初期轵关陉在太行以东直到轵关的部分位于韩国境内,由此切断了魏国河东及河内地区的联系,使得魏国只能绕道上党来往于两地之间,给两地的交流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也成为日后魏国衰弱的一个重要因素。
作为如此重要的一条地理通道,轵关陉在乱世中也极具存在感。东晋永嘉二年,西晋叛军领袖王弥进攻洛阳大败,北渡黄河自轵关前往平阳归附刘渊。咸和三年,后赵石虎经轵关攻打前赵的河东地区。太元十九年,后燕慕容垂伐西燕,西燕皇帝慕容永认为太行道(下节要介绍的太行陉)宽敞的地形可能会被敌军利用,于是在轵关聚集军队,以此来防守从太行陉来的敌人。北齐武成帝派斛律光筑勋掌城于轵关,斛律光筑长城二百里,置十二戍。宇文周保定四年,杨广与北齐战,出轵关,由于孤军深入,为齐所败。
二、太行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太行陉的大致路线。
太行陉从野王(今沁阳)开始一直到高都(今晋城),是连接河内和上党高地的通道。控制了太行陉,便可轻易控制上党及河内,反之,一旦太行陉被切断,则河内地区就会失去和上党的联系,《纪要》中也举例说明了这一点:
“《河朔记》:自晋阳趣河内,入洛阳,必经太行。太行在怀、泽间,实据南北之喉嗌。”——《卷第四十六河南一太行》
战国时期的战略家们已经认识到,太行陉对于位于河内和上党地区的政权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如果能夺取太行陉,便可切断上党同河内的联系,使上党成为孤岛,从而使其不战而降,《纪要》中记载了这样一段话:
“《战国策》:范雎曰:北断太行之道,则上党之师不下。又曰:一军临荥阳,一军临太行,韩必请效上党之地。”——《卷第四十六河南一太行》
这个理论也随即在之后的战争中得到了应验。
韩桓惠王十年,秦军夺取了本属于韩国的太行陉,韩国君臣甚至没有任何抵抗就决定把上党献给秦国,上党地区的军民不愿接受秦国的统治,便在冯亭的带领下降赵。秦昭王四十四年,白起攻下太行陉的终点野王,彻底控制了太行陉,断绝了韩国本土和上党的联系。之后,历时三年,整个战国时期最为残酷的战役——长平之战拉开了帷幕。
地图中太行陉上还可以看见一个叫天井关的关口,这是太行陉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口。宋靖康元年,赐天井关名雄定关,元末又改名平阳关。《纪要》中这样介绍了天井关:
“天井关,亦曰太行关,在泽州南四十五里太行山顶,南北要冲也。《汉志》注:上党三关,一曰天井关(其二关,一曰壶口,见潞安府长治县。一曰石研,即井陉也,见北直隶重险),关南有天井泉三所,其深不可测,因名。”——《卷三十九山西一天井羊肠坂附》
东汉初年,冯异自河内北攻天井关,攻陷上党地区的两城。刘梁担任野王令时曾驻守天井关,刘延攻打天井关时,刘梁和上党太守田邑连兵,阻挡住了刘延的进攻。晋太元十九年,慕容垂在长子与慕容永作战,自滏口入天井关。唐会昌三年,刘稹据泽、潞发动叛乱,杜牧当时说:若使河阳万人为垒,窒天井关,高壁深堑,勿与战,而以别军径捣上党,不过数月,必覆其巢穴矣。
河阳主帅王茂元命马继军防守天井关,被叛将薛茂卿击败。中和四年,黄巢侵掠河南诸道,向河东调遣援兵时李克用率军自天井关而南。光化二年,朱全忠攻克泽、潞二州,李克用的部将李嗣昭为抗击朱全忠,夺取泽州后又攻陷了天井关,潞州守将逃跑。五代十国后梁开平二年,晋王存勖解了潞州之围后,梁将康怀贞从天井关撤退,晋军乘胜进入泽州。
三、白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白陉的大致路线。
白陉是往来于中原和上党的通道,从今河南辉县市西北出发,经陵川抵达位于上党的高平。白陉古时又称孟门陉,《纪要》中这样介绍了白陉的作用:
“《左传》襄二十三年,齐侯为二队,入孟门,登太行《史记》:齐庄公二年,使栾盈间入曲沃,为内应,以兵随之,上太行,入孟门。栾盈败,齐兵还,取朝歌、孟门。贾逵曰:孟门,晋隘道。”——《卷第四十六河南一太行》
可以看出,位于山东的齐国讨伐晋国兵分两路,其中一支走的就是白陉。
战国时期魏国名臣吴起对魏文侯说过:'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出自孙子吴起列传)常山就是恒山,大河就是黄河,这段话说明了吴起认为白陉和太行陉都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
这里顺道科普下,古代的地图是转了180度的,所以左右会颠倒,孟门陉在左,太行陉在右。
四、滏口陉
地图:
图中红色的虚线就是滏口陉的大致路线。
滏口陉从今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西纸坊村南出发,经涉(今涉县)和路(今潞城市)抵达上党。《纪要》中是这样描述滏口陉的:
“在县东南二十里。即滏口,太行第四陉也。山岭高深,实为险厄。”——《卷四十九河南四滏山》
滏口陉因紧临水泉沸腾的滏阳河上源而得名,《纪要》中这样描述了滏阳河:
“在县西十五里。亦曰滏阳河。源出武安县东滏口山,泉源沸涌,若釜水之汤汤,故以滏名。经磁州而东南流,至县西北,入漳河。袁尚救邺,循西山东至阳平,去邺十七里,临滏水为营。”——《卷四十九河南四滏水》
从地图中可以看出,太行以东是战国时期赵国和魏国的疆土,上党地区的屯留和长子是属于韩国的,位于滏口陉上的涉和路成为了赵国和韩国争夺的重点城镇,整个战国时期两城几经易手,为的就是能控制这条交通要道,以加强华北平原和上党地区的联系。
而在后世,位于华北和山西的割据政权也会竭力争夺这条交通要道。晋永和六年,冉闵叛变,赵将张沈据滏口。太元十九年,慕容垂攻西燕,派慕容楷出滏口,之后他率大军亲征也是经过滏口陉。永安三年,时任北魏都督、并州刺史的样津为平定叛乱在邺募兵,计划自滏口入并州,但是没有成功。之后尔朱兆让高欢统帅肆间六镇降户,高欢从晋阳出发出滏口。太昌初,高欢自邺入滏口,攻打尔朱兆所在的晋阳。后周建德五年,高欢攻克晋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