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是中国最经典的反贪小说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0 13:06:20 |阅读模式

小说对社会场景和人物背景的刻划,深刻地反讽了鼓吹“忠孝礼义”治国的王朝及卫道者,也对千多年人们幻想的“王道乐土”进行了彻底的否定和反讽。


  我在《“反贪小说”与“清官文化”》一文中将《水浒》界定为“中国最经典的反贪小说”。因为它明确表达了“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想,而且“反”的方式又分为“敬反”(对大贪官)和“杀反”(对小吏),这十分客观地概括了中国千多年“反贪”的本质,而且历来的“反贪小说”都没有超越《水浒》的这个主题框架。

  其实,当前我国正统的文学理论和史学界一直将《水浒传》定性为“反映农民起义的小说”,我觉得这其中疑点多多,甚至可以说根本不成立!首先,梁山泊众好汉大都不是农民出身,即便是李逵阮氏兄弟也曾打渔为生,他们也是交结豪强的渔霸!因此,“农民”定性不成立。其次,他们的行动纲领是“替天行道”,而不是有关“耕者有其田”之类,也就是说他们战斗的目的和农民问题无关。再次,说起义有点牵强。起义是反抗压迫追求正义或公平,梁山泊的两个源头:晁盖他们劫生辰纲是自发的,目的是“兄弟们搞份富贵”,同压迫正义没多少关系;王伦占山为王,纯粹是自我享受。后来者要不是逃命就是避难,而且他们并不是想推翻腐败朝廷改变社会,而只是想杀几个仇人或和他们过不去的、除几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豪强。都是些江湖是非,算不上什么起义!最后,他们的主要营生是“打掠”,包括强盗式的拦路抢掠和含点英雄色彩的掠富。因此,便有一些先锋评论家说《水浒》是“武侠小说”,我觉得这更不妥:第一,“侠”是“以武犯禁”或“乱法”,而《水浒》的一大主题是围绕“招安”而“护法”的;另外,“侠”是个性化行为,而梁山泊好汉是集体武装斗争;“侠”是游走无踪的,而梁山泊却是有根据地(即山寨);再者,侠者,行侠仗义劫富济贫,鲁智深等人的确行侠仗义,但大多数却是鸡鸣狗盗,劫富济贫根本没有,梁山泊好汉劫富都是自己享受。用阮小五的话:“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因此,《水浒传》不是武侠小说。

  金圣叹将《水浒》与《庄子》、《离骚》、《史记》、《杜诗》、《西厢记》并称为“六才子书”,他的好友李渔反对:“《水浒》在小说家,与经史不类;《西厢》系词曲,与小说又不类”。看来李渔没有真正搞懂金的深意:对文人而言,才子者,真性情也!这六本书都是真性情之作,尤其《水浒》,发性情而无忌无惧无拘。有人认为《水浒》是本狂欢小说:“《水浒传》是狂欢化的一种活文本,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很少有象它那样直观地透射出狂欢化的文化意绪”。“《水浒传》张扬了一种狂欢化的精神,即突破一般社会规范或秩序的反理性精神;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也蕴藏着狂欢化的勃勃生机,表现出崇高与卑下、磊落与猥琐、正与反、真与诞的性格双重性;再次,表现在体裁结构上,把高雅与粗俗、严肃与诙谐、神圣与滑稽、悲剧与喜剧成分融为一体,打破了各文体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展现了狂欢化小说的未完成性、开放性和多义性”。(张同胜《狂欢化理论与<水浒传>阐释》)而吴闲云先生直接认为“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水浒传是一本宣扬暴力,崇尚暴力的书,是一本不讲道理,不讲逻辑的书”。

  《水浒传》作为中国的古典名著,从读者和评者角度说它是“奇书”“才子书”都不过誉,但若从其文本内涵和精神趋向分析,我觉得它更近乎是一本反讽小说,趋类于清末“谴责小说”或《儒林外史》等,只不过后者是本位讽刺,而《水浒》是反讽。它通过“造反”和“招安”的种种离奇描写,以及社会各阶层人物的雕塑式刻划,对宗法社会和正统文化进行了深刻的讽刺,而且这“讽刺”是保持距离的侧面的“冷”讽刺即“反讽”。

  《水浒》是写扭曲的人性和权力的阴谋。小说的时代背景是北宋末年,这一时期应该是中国儒家统治文化的成熟期,是公认的中国“文华”时代,是“程朱理学”的时代背景,也是培育欧阳修范仲淹司马光苏东坡王安石等儒家经典名人的时代。小说成书于元末明初,这个时差是作者可以冷静地从多角度多层面透视社会文化。但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却是这样一些与正统文化自誉相悖的事和景:泼皮无赖高俅是通过苏学士介绍认识王驸马和端王的,进而当上了殿帅府太尉;具有深厚传统文化修养的徽宗皇帝,上台前喜欢的是同泼皮踢毬,上台后爱好的是上妓院;堂堂“三代将门”忠烈之后的杨志竟干的全是压运“花石纲”“生辰纲”之类差事,不仅不觉羞愧反而愧未能尽职;武功盖世的禁军教头看到老婆被人调戏,不仅不敢对施暴者发火,反而压嗓子学小丑!学堂里教书的秀才学究,读的圣贤书,却一脑子想的是打家掠舍落草为寇的事;有头有脸的大官人西门庆偷的是卖烧饼的老婆,而那些以“忠孝仁义”自翊的好汉,在社会上呼风唤雨,家里的老婆却尽干偷汉的勾当,而且偷的都是仆人、和尚、闲汉之类,这对标谤“修身治家平天下”的儒家大丈夫教育不啻是一个迎头的冷讽!以侠义自喻的梁山泊好汉们“替天行道”反贪官,而事实是他们没有反贪官,而是杀女人,杀的全是个性苏醒的女人!小说中有涉文化的是非颠倒、伦理混乱,深刻地揭示了统治文化的虚伪以及伦理道德的悖反,是对整个社会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绝妙反讽。

  北宋末年也是中国宗法社会发展的成熟期,宗法体制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应该说在社会管理上有规则和经验了、体制和法律也健全了、也形成一定的社会道德基础了,社会运行应该是规范有序的。史称“文华大宋”!但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却是:朝廷上当道的是高俅之类,地方上把权的是各种贪官无赖,连“首善之区”的东京汴梁,街上横行的也是牛二之流!全国各地,尽是僧不僧、道不道的恶棍作乱,连杀猪的屠夫也敢称“镇关西”!大路边上卖的是人肉包子、保正家里集结的是强盗;朝廷大事,妓院的妓女可以说了算;县衙门的押司竟暗通盗贼,奴才可以打通官节陷害主人;而堂堂八十万禁军教头竞护不了自己的老婆!世家子弟,上自小梁王柴进,下自施恩,竟屡遭无赖欺负,难以立身而落草成寇,……。小说中的社会生活是混乱无序、黑白颠倒的,简直可以说黑暗透顶!官员贪赃枉法、乡绅鱼肉百姓、皇帝昏庸贪逸,这样肮脏凶险的社会,怎样让人们去生存?如果说那些好汉都属“刺头”、难管,但到了梁山泊,却让一个徒有虚名的“黑三郎”管得顺顺当当、伏伏贴贴,这能说不是荒谬吗?小说对社会场景和人物背景的刻划,深刻地反讽了鼓吹“忠孝礼义”治国的王朝及卫道者,也对千多年人们幻想的“王道乐土”进行了彻底的否定和反讽。


  文学就是人学,小说是社会生活的折射。有人说小说和历史的区别在于:小说除了人名是假的,其它都是真的;而历史除了人名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这句话是没错的,我们没办法让历史文本真实,也没有必要一定去追究它的真实性,我们应该追究的是历史精神的真实!历史是发展的,也是连续的。我想,通过对《水浒》的另类解读,也许会给我们今天的社会运作有所启示,正如毛泽东所言:作反面教材!如此,则是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深圳市华瑞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是专业的深圳包装盒厂家是集设计、印刷、制作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实业公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