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无情的婊子才是好婊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 14: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个资深窑姐给我来信,说是我忠实的读者,自从刘司长那里得到我的公众号,就一直关注,并计划发动姐妹们一起喜欢我,就像当年喜欢余先生一样。她说,伺候完领导再读读我骂娘的文章,心里会平衡许多。

也许吧,有这样性感的读者或者战友,真是我的荣幸。唯有不爽者,她说自己对“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句话很反感,希望我写文章批驳一下,如果干得漂亮,至于报酬“你懂得”,她和她的姐妹们绝不会亏待我,从席梦思到榻榻米,绝对是一流标准。

“你懂得”的意思我当然懂得,但对我来说,现在有点多余。所谓“心在天山,身老沧州”(陆游),就算馒头再香,牙真的不行了。有一年我去青海格尔木出差,老郭给我讲了个故事,他说当年的筑路者,真不容易,跟女人做爱都背着氧气罐。这是我听过的最感人的励志故事。听完潸然泪下,深感前辈之牺牲,崛起之不易。我现在还没到背氧气瓶的地步,但也半斤八两了。

可窑姐们盛情如此,条件又如此优厚,不写点什么,实在过意不去。说不定哪一天牙好了,或招待牙特别好的朋友,要麻烦她和她的姐妹们。因为在我牙好的荒唐岁月,没少去类似保利俱乐部那种地方。虽说已放下屠刀回头是岸,但我对自己这方面的节操始终缺乏信心。夫子说,“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何况我等凡夫俗子。

其实窑姐们忙着伺候各种型号的大哥,没有好好读书,否则就无须请我这样的混混为她们翻案了。近代最伟大的历史家陈寅恪先生,就曾为窑姐立过传(《柳如是别传》)。尽管那是一本好书,但不得不承认,陈先生还是有点小材大用。以他的不世之才,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可做,比如写一部中国通史。我觉着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读不到陈先生写的通史,其他人写的,哈哈,不说也罢,识货的心里清楚,对不识货的多说无益。但时代如此刻薄,除了给窑姐立传,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心里到底有多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从他的诗里,我能体会一二。

在我看来,窑姐们大概是太过敏感,太正能量了,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状态,并没有贬斥之意。也就是说,在大部分情况下,婊子就应该无情,戏子就应该无义。谁在台上歌颂谁,谁倒霉了恶心谁,诚乃戏子本色,千古而然,何怪之有?用“义”的标准要求他们,阁下实在是太蠢,太不解风情了。

至于要不要有情,这玩意的关键是要看对象。该无情时必须无情,否则就不会有好下场。毋庸置疑,一个男人,拿着钱去窑子里,绝不是要跟窑姐谈人生谈理想,或上演天仙配,不过是安慰一下浮躁的丁丁而已。就算有人玩嗨了走火入魔,但最初的动机也不过如此。

作为职业窑姐,明白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基本的职业操守。原本就是钱与肉的交易,搞成灵与肉的水乳交融,就有点不伦不类。尽管窑姐中不乏优秀者,但嫖客永远是嫖客,谁会去窑子里寻找爱情?

推而广之,一切唯钱是举的感情,只是交易,就必须按照市场规律来解决。在这一点上,被包养的小三二奶,究其本质跟窑姐大同小异。既然是交易,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争取利益最大化,谈感情太不靠谱了。

古往今来,据我的研究,婊子有情或嫖客婊子之间玩感情,都非常危险,人财两空是常有的事,弄不好还会丢了小命。一般情况下,倒霉的永远是女人。类似的故事有很多,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等。杜老师在皮肉行,窑姐做得那么成功,就因为爱上一个小瘪三,把自己彻底玩死了。

俗话说,男人没几个好东西,遑论嫖客乎?这个道理女人都懂,几乎成了口头禅,但一不小心就掉进去,把自己活埋了。特别是碰见像我这样不入流的秀才,除了脸白点,会煽情,几乎一无可取。白睡了人家,还骗得人家哇哇叫。白居易秦观冯梦龙等等所谓才子,亦可作如是观。躺在床上口口声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提起裤子就不认人,说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既然你根本不在乎朝朝暮暮,怎么不早说,白睡人家,还他妈有理了?文人无行,这一点在窑子里表现得最充分,流氓土匪起码还玩点仗义,哪怕是假仗义。

中国历代的知识分子,大多数喜欢干三件事:读书、当官、泡女人。据冯梦龙《情史.情憾类》,苏东坡大师原本养了好几个小姑娘,个个把苏大师爱得一塌糊涂,可苏大师后来为了固本或保卫前列腺,玩起了养生,便把他们遣散了,只留下最痴情的春娘。赴黄州上任前,有个养马的朋友来看他,(当着春娘的面)提出要用一匹好马换春娘,大师欣然应允,并书诗以记之。

另据蒋一葵《尧山堂外记》,唐朝的元稹、白居易,世称“元白”,不但是官场文坛的战友,也是臭味相投的床友,两人经常把自己泡的女人换着玩。如果男朋友是苏东坡元稹白居易这种货色,你会不会直接弄死他?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这么干。白居易在《琵琶行》里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其实对女人而言,最不靠谱的就是文人。像王安石那样有条件但坚决不玩女人的好男人,实在太稀罕了。

就用冯梦龙秦观白居易他们的招数,我以前骗过好几个女孩子,每次都得偿所愿、全身而退,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有个女孩子,北大哲学系毕业,马列专业硕士,我机关算尽也没搞到手。她说:即便我这辈子全错了,但有件事肯定没错,就是绝不上你这种货色的当。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非常有见识、有智慧的女人。她后来嫁给了包工头,现在过得很幸福,如果当年从了我,人生可能完全是另一番光景。除了收获几首“声声慢”或“诉衷情”,又能得到什么呢?

今天是命题作文,我们讨论的是窑姐,其他就不再废话了。简言之,对窑姐而言,无情的婊子才是好婊子,有情的婊子很有可能万劫不复。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在皮肉行,无情就是对一个合格婊子的基本要求。所谓婊子无情,如此而已。如果非要有情,从良了再说。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但不包括那些只在乎你身体的人。

顺便再讲个有名的段子,吾不知出处也。相传杜牧未仕时,曾跟某窑姐爱得昏天黑地,所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等等。赴京赶考前,还特意拔下一颗牙齿送给窑姐,作为信物。多年后,杜先生衣锦荣归,发现窑姐有了新男人,气得要死,索要自己那颗牙齿。窑姐打开抽屉,My god,里边全是牙齿!“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如果组织大家到郎朗牙科做个体检(笑),牙齿全者有几人呢?这位窑姐真是个明白人,与其为情所困把自己折磨死,倒不如一边掏空暴发户的腰包,一边多收集点情种们的牙齿玩。

其他的女人也要擦亮眼睛,当你面对一个男人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他跟你是玩感情还是做交易。倘若是前者,就真心待他,碰见个对你好的男人,概率不会比中六合彩高;如果是后者,就算他把所有的牙齿拔下来送给你,也千万别心存幻想,想法设法把他的腰包掏空了再说。类似男人们“这个女人就为了钱”的废话,大可不屑一顾,对那些只对自己丁丁负责任的货色,不图钱又图他什么呢?

我从不以正人君子自居(尽管少年时曾心存奢望),但反躬自省、唾面自干的勇气和能力还是有的。自从良后,每次听见男人大言不惭地抱怨“婊子无情”,就想一口浓痰啐他脸上——一个无情无义的嫖客,有什么资格要求人家对你有情呢?如夫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让人跟你玩感情,对你有情,先治好自己的嫖客心理综合症再说。所谓嫖客心理综合症,就是只想满足肉欲,而不愿负任何责任,但凡动机如此,花钱还是拔牙都一样无耻。

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否达到了窑姐的要求,有没有起到为她们翻案的效果,但我只能帮到这里了。至于“你懂得”这方面的问题,至少现在我不敢有任何企图。姐妹们无需为自己的无情自责,大家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玻勒马霍斯说“正义就是把善给你的朋友,把恶给你的敌人”,对战斗在特殊岗位的姐妹,这句话会不会有点启发呢?

辛可病中改定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